逐风同行:川藏线,波密

人在纷繁的生活中学会了长出甲壳与尖刺保护自己,变得世故,庸俗,但安然,自得。现在走在这条路上,内心里逐渐褪去这些,赤裸地面对自己的时候,唯一的感觉只是困顿。一场越来越疲劳却让人上瘾的人生,着力地生活只是为了忘却生命,不想说这是悲哀,只能是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