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川藏线,登巴

拉乌山

D12 芒康-登巴

登巴

登巴,卧在山腰的村庄
川藏线从这里穿过
肆意的牛马横穿马路
此刻,只剩漫天星光

我有一个床位
混合牲畜的鼻息
伴着流水叮咚
想起故乡,远在遥远

玛尼堆罗列地平线
经幡和风马扯起天际
太阳照常升起
每次道别或许永别

请容我回首
向每一双浑浊而澄透的眸子挥手

人总是善忘,让曾经感动的点点滴滴流逝在时光里,也唯有善忘,才能安安静静地老下去。在芒康客栈半睡半醒的凌晨时分,接到父亲的电话,大伯过世了。对于死亡,曾经想得太多,惶惶不可终日,后来就坦然了,既然必然会面对,只能祈求有尊严的方式去接受,而至于尊严是怎么一回事倒是现在也不明白。对于故乡已经很漠然了,似乎只是路过的一个地方,例如芒康。从未试图熟识身边的那些人,每次碰到那些陌生而又似乎熟悉的人打招呼,茫然不知所措。过多的时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尽管经常独自穿梭在田间地头,还是闹出了不辨小麦和大葱的笑话。收到这个消息,不得不跟父亲坦白,我在拉萨和成都之间一个小县城,今天是没办法赶回去。对于大伯,从未有亲近的感觉,也未曾疏远,只是一个亲人,平白无故地生活和死去,每年回去都会去探望,只是因为有些人看一次少一次,那双浑浊的眸子里写满的故事已经没有人读懂,甚至说在意。

川藏和滇藏线在这里汇合,折多山往后逐渐稀疏的车流突然又壮观起来,汇成长长的一条,算是车友最集中的一段,至于能站上米拉山的,既然已经坚持到现在,相当一部分都会锲而不舍。吃过稀薄的早饭,买了一张大饼和一袋压缩饼干做干粮,从前些天的经验来看是大可不必,一路都有人烟,午饭容易安排,有备无患。今天也是川藏线唯一需要翻越拉乌和觉巴两座大山的行程,颇具挑战性。天气不错,雨过初晴,气温稍稍有些低,过检查站后开始爬山,慢慢的山路上遍布车友,一路也不寂寞。川藏高原这一带是群山万壑,遍布不少大河的源头,昨天穿过的金沙江,今天路过的澜沧江还有即将跨越的怒江都是鼎鼎有名,不过在这些汹涌河流的源头地区,实在难以想象它们汹涌澎湃入海的场景,最多算是山沟沟里的小河流,不足百米的河道,虽说是雨季,但今天没有下过暴雨,干瘪的河床浑浊的河水,连张照片都懒得停车留下。

从芒康到拉乌山垭口海拔跨越并不大,爬坡阶段车队比较紧凑,翻越垭口后地势平坦,没有集合拍照而是继续向前,海拔直降超过千米,向跨越澜沧江大桥的如美倾泻而下。天气并不是很晴朗,雨后阴沉的天空显得并不是那么美丽,而且一路急坡向下,偶尔停下来随后拍几张照片,继续赶路。经过这些天的骑行,对于风景有点审美疲劳,曾经仰慕图画里那些令人神往的川藏线风景,看多了也就那样,再加上长途骑行体力,膝盖和臀部分散很大部分的注意力,何况现在这种阴云压城令人抑郁的路途。到如美一路下坡,中途还飘了一点小雨,穿过一些藏村,一路伴行的大多是重型卡车,大多是藏民的,很好辨认,一般挂一些经幡或哈达等。下坡车速快,遇到的车友很少,山势崎岖,牧群也少见,除了旮旯里一些田地,不知道边远山区藏民们以什么为生。

如美集合午餐后,跨过澜沧江大桥,开始向觉巴山进发。觉巴山不高,垭口的海拔只是3940米,由于澜沧江深深下切,两侧悬崖千仞,气势迫为逼人。这里是横断山区的著名险段之一,30公里盘山路,近2000米的相对高差使觉巴山成了川藏线上最难爬、最费时的一座山,不少地方都是紧靠山体硬生生地开凿出来的,上依绝壁,下临深渊。川藏线号称天险,最危险的地方其实只有几处,比如我们即将路过的排龙天险、通麦天险和怒江天险。与这几处名声在外的天险相比,觉巴山的知名度确实不高,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知道这个名气只流传在自行车友之间的天险与其他几个名声显赫的天险一样,望而生畏。整条公路镶嵌在山体里,转过第一个折弯可以看到觉巴山的山体,整座山横亘在正前方,如一堵拔地而起的高墙,小如蝼蚁的汽车行人远远地在盘山公路上挪动。一路向上突进,或许是已经经历那么多,上到觉巴村时感觉不是很难,按照自己的节奏往上挪,一路遥望对面的雪山金顶,不亦说乎。虽然路远山高,心平气和,不紧不慢地蹬车,整个行程虽然艰难但也顺利地上到垭口。

觉巴山有两个垭口,远远看到的第一个垭口只是出于山脊处的一个折弯点,实际上并不是真正的垭口,即将抵达这个垭口时看到山谷中壮丽的彩虹,挂在半山腰,颇为惊艳。由于觉巴山类似于折多山的盘山公路,车友和车友之间貌似距离很近,可以直接喊话,车程却隔了半小时,先上去的小伙伴们招呼后面的车友,一路很热闹。这一段碰到两个自贵州出发经滇藏线入藏的妹子,看起来很娇弱,却是和我们一样一步步地蹬上来,可谓巾帼不让须眉。抵达第一个垭口集合已经上来四位伙伴,背对巍巍大山留影后继续前行。大半个下午持续爬坡体能消耗较大,坚持到黄昏最后几公里路段体力下降很严重,经过宗巴拉山的磨砺,再走这一段,就不是那么煎熬在真正的垭口休息,等来落后的小伙伴,经过一段起伏的下坡路抵达登巴,觉巴山脚下的藏民小村。

今夜天气晴朗,漫天星光摇曳夜空,伴着轰鸣的卡车与牧群的叹息安静入睡。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