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川藏线,禾尼

远山,异乡

禾尼

草原尽头孱弱躯体
土拨鼠丰盛的夜晚
孤月悬在头顶
禾尼,谁取下这善忘的名字

异乡人,陌生人,过路人
骑着马,驾车或者徒步
不声不响地穿过垭口
风声呜咽,鼻息安详

骤雨后舒展的黄昏
草原上美丽容颜
染上夕阳的红霞
赶着牛马走向群山

一次次挥手道别
天际尽头,两手空空

没有风雨,不见彩虹。出理塘不久遭遇暴雨,队伍散了,独自在道班避雨。随后出发遭遇爆胎的窘境,修车工具在朋友那儿。因为暴雨,路上基本没有车友,更难堪的是电话在这荒山野岭没有信号,联系不到小伙伴。这可能是川藏线上遇到最难处理的事情,后来庆幸没有拨通电话,不然真叫车过来,说好不搭车的承诺就这样食言。当时暴雨之下的荒山野岭,缺乏撬胎的工具,泡在雨水下半小时拆不下外胎,而且身处传言中治安环境很差的理塘—巴塘段,真希望有个救星。不论是来个车友借点工具还是有车搭过去,也曾站在路旁招手而没有车停下。只有被逼入绝境,人才会成长起来,学会动脑筋,应付现状。虽然没有撬棒,带了螺丝刀和多用老虎钳,一点一点,硬是顶着雨水把外胎从车轱辘上剥下来,拔出刺入的铁屑,补好内胎。本来担心仓促之间补胎技艺不好,然而一路再没出过问题。

昨晚宿在红龙,因为一路暴雨的缘故,很大一部分人都搭车,既然搭车去红龙,还不如走远点到理塘。我住的客栈老板是一个胖胖的藏族大娘,从黄昏到黑夜,坐在窗边望眼欲穿地等着客人上门住宿,直到天黑,才有两位车友搭车过来了,是从雅江出发,又遭遇数场暴雨,不得已停在红龙。这一段搭车的风气逐渐蔓延开来,最初的激情过后,面对高海拔和连绵暴雨,一旦车队里有人受不了,负面情绪就会传染给车友。在新都桥掷地有声地声明这一路:不搭车,不扒车,不推车。让队里有些车友很不开心,但对我而言,川藏线有且只有这么一次,不遇到人身安危问题,甚至即使如此,也要坚持原则。

幸好朋友是这只车队的领头羊,他们决定今天放慢行程,大约100公里左右无爬坡的路途停歇在禾尼,而不是越过海子山到巴塘,主要是担心这一路的治安,一个人独行可能碰到问题。这一点有些过意不去,但对于车队还是有很多意见,和我之前组织的任何骑行队伍不同,这支队伍体质最好的伙伴主导团队节奏,结果自折多山之后相续有人开始搭车,丢包,大多数人都跟不上节奏,我也是死命地坚持,每次都是最后才抵达宿营地,甚至像昨天那样被迫和大队伍分割开来。听他们说昨晚也是吃大苦头,抵达红龙比我早不到半小时,然后一路顶雨夜行,没有任何遮雨的地方,随着夜幕降临,海拔爬升,气温下降,折腾得够苦。

早上不到六点就起床,收拾好行装,随便塞下点馒头,顶雨出发。这时天还没亮,出红龙乡后就是光秃秃的山路,再加上关于治安问题的留言,一路提心吊胆,甚至忘记了手脚已经冻得毫无知觉。昨天鞋子和手套全湿透了,客栈也没烤火的地方,晾了一晚还拧得出水,早上气温在是10℃以下,那感觉实在难受。红龙到理塘大约四十公里,需要越过两个垭口,随着天逐渐放亮,雨也停下来,此时才感觉手脚疼痛,尤其是脚仅套了双拖鞋,每次踩下去感觉钻心的痛。

在K3093垭口前,雨又开始淅淅沥沥飘起来,感觉再让伙伴们在理塘等下去,可能今天大家都到不了禾尼,果断给朋友电话让他们先行,如果我到理塘较晚就住一晚,再组队通过理塘-巴塘段。朋友给我打气说昨天他们只用两个小时顿时让我来了信心,后来汇合才知道他们也是折腾了接近三个小时才越过这段路,尤其是K3093垭口那一段泥泞路和无数野狗,让人提心吊胆。抵达理塘和等候的两位小伙伴汇合后继续前行,理塘是川藏线海拔最高的城市,有着世界高城的美誉,这一代也是清末四川总督驰骋沙场的地方,地势相对平缓,大伙速度也较快。

出理塘之后,好容易和先走的几位汇合,又遭遇一场瓢泼大雨。和我们一起的另外一支车队看情势不妙,立马散开找避雨的地方,我们这边是避雨还是继续前行没有定论,结果有人继续往前骑行,所有人不得不跟上,随着雨势越来越大,路旁正好是一个道班,我建议大家先避雨,战斗机哥依仗自己雨衣质量好,坚持要继续骑行,随后小伙伴们也都跟着走了,刚汇合就再次和他们分开。避雨一个多小时看雨势缓下来,担心再次掉队拖后腿,冒雨前行,屋漏连绵雨,后胎被扎,折腾了一个小时才修好,正好遇到刚才避雨的那支车队赶上来,顿时有加入他们队伍的想法。这一路雨虽然停了,又刮起了六级以上的侧逆风,整个人感觉很绝望,还好有那么一大群车友,一路追追赶赶,停停歇歇,加了他们群,准备如果掉队就加入他们团队。

小伙伴们抵达禾尼比我早不了太多,他们路上也撑不住狂风暴雨,找了一个道班烤火半天,早知如此还不如下雨之初就避雨,等淋成落汤鸡再去烤火有点亡羊补牢的味道。禾尼是典型的高山草原地区的藏民小镇,居民不多,甚至没成形的街道,一路都是各种客栈,典型的草原放牧和靠路吃饭结合的经济生态。天色还早,客栈老板说附近有温泉,十块钱路费带我们过去,想想这一路风吹雨淋,能洗个热水澡也不错。这边的草原上土拨鼠很多,一个个立在草原上,模样挺可爱的,可惜看到车辆接近就躲进洞穴了。温泉在山腰上,老板开着一辆小排量的国产车,坡度不大也爬不上去,不得已左右弯上去,最后实在开不动了就下车往上爬,一天劳累之后躺在温泉,看着远山和夕阳,无垠的草原,疲倦顿时一扫而空。搞怪的战斗机甚至脱光了来一张正面照,春光瞎眼。

风雨之后,是静谧的草原,和只属于远方的遐思。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