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风同行:川藏线,红龙

在路上

D8 相克宗-红龙

红龙乡

红龙乡没有红龙
遍布的客栈挤满街道
饱满的雨水和冰雹砸下
孤独的路人寻找安歇的床位

每一分银子花在刀刃
胖胖的老板娘倚靠柜台
呼啸的货车拉走人马
也拿走她仅存的好心情

越过山脉和泥泞大路
群山围裹的理塘
那里灯火辉煌
卸下一堆堆倦怠的过客

今夜的红龙乡分外寂寥
雨水声声,残眠难续

坚持下去的始终只是少数人,撇开沉默的大多数,历史总是由少数派书写的。二郎山前汹涌的人流已经退却,翻过剪子弯山,到卡子拉山之前长达五小时的里程,几乎没有见到一位车友。当然有可能是我们从相克宗出发时间太早,六点左右起床,不到七点摸黑出发。更可能是最初的热情被残酷的现实所击退,整天爬坡,泡雨水,再加上高原反应,相当一部分人退却了,今天我们也有一位车友决定退出,直接回家。还有大把的人准备搭车越过这块起伏连绵于4000米海拔的高原,到巴塘休整。在路上看到不少的越野车或面包车顶着成堆的自行车呼啸而过,有点为他们悲哀,走上这条川藏线,一点风风雨雨就认怂,当初又何必来这里受苦。既然我已经立下“不搭车,不推车,不丢包”誓言,再艰难也得一步步地走下去。曾有小伙伴问为什么坚持原则,我说拉萨回去可以对所有人说骑完川藏线,但唯独不能对自己说这句话,你可以欺骗所有人,因为那是你的故事,与旁人无关,却不是属于自己的事实。

相克宗海拔3600,剪子弯垭口大约4400米,海拔提升不算很多,但处于高海拔区域,骑行还是有一定困难。老军医一马当先,我随后跟上,我们两个算是笨鸟,不早点走就是拖很晚才能到宿营地。后面人一直没跟上,等休息时看QQ群消息才知道小湘哥已经退出车队,到雅江搭车取道成都回长沙,这两天居然一点迹象也没有,据说是家里有急事。甚至没来得及道别,就是永别,这就是我们这群乌合之众车友的故事,临时在九龙鼎客栈组织起来,如果平安的话,在布达拉宫广场告别,如果出些意外,甚至在中途不辞而别,不论如何,这辈子大约不会再见。大伙都是一腔热血,才会走上这条路,挑战自我或者逃脱枯燥的生活,即使知道这只是飞蛾投火的旅途,毫无意义,日子该是怎么过就是怎样,还是会毅然决然地出发。我们两个出发较早,其他人在相克宗道别,耽误一些时间,然后高中生自行车再次出问题,搭车去理塘,今天车队只有五位在路上。

很快我追上老军医,不久之后朋友和新疆小哥追上我们,然后绝尘而去,后面只有一向慢悠悠的战斗机哥。相克宗到剪子弯山垭口一段的盘山公路是有名的天路十八弯,可惜上去才发现草坪上修剪出来的大字,距离太远,照相不清楚。天气放晴了,一路感觉不错,随后老军医也逐渐落到后面,上到剪子弯山垭口才碰到几个车友。上山途中还记得看看风景,时间一长,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踏板上,偶尔探头遥望远方,4000米海拔的高原上,天空是那么澄透地深蓝,绿茵席卷在山坡上,白色的云朵堆在山谷里,俯视群山,油然而生的自豪感,这些天的摸爬滚打,终于站上世界屋脊。和折多山与高尔山的感觉不一样,剪子弯垭口过后海拔起伏不大,一路的高原风光随行,而前面两座山峰,辛辛苦苦爬上,急急忙忙下去,根本没时间静下心来体味。和小伙伴们分开后有点担心行程,下午一点中途休息时看地图到理塘还有七十公里,预计得六七个小时才能抵达,来不及坐下吃东西就再次上路了。

剪子弯山到理塘一路都是海拔高于4000米的小起伏路段,爬坡不是很累,但一直这样起起伏伏也让人难受,尤其是海拔这么高,或多或少的高原反应。再就是一路的骤雨,让人忍不住骂娘,一时晴空万里再惬意地走在路上,不小心大颗大颗的雨滴就砸下来,甚至还有车友在群里说遭遇冰雹,刚罩好雨衣,不久又放晴了,套在身上说不出的难受。不过无论是怎样折腾,看到卡子拉山垭口雄壮的景色,一切的折腾也不足以晒,青翠的壑之上白云朵朵,再往上是蓝的让人炫目的天空,眺望远方,心境开阔了许多。这或许就是我们这群人梦寐以求的远方,一无所有却让人怦然心动,即使不得不怅然远去,却在内心里长留那一抹无法忘怀的印象。不仅仅是来过,而是曾经体验过,再美的画面抵不过这一刻身在其中的震撼。此刻在卡子拉山垭口,高歌一曲的欲望在膨胀,历经这么多磨难,终于站在这儿遥望更遥远的地方。

从卡子拉山垭口下来,QQ群上的消息,前面两位已经抵达红龙,准备杀到理塘,后面两位在剪子弯山口车出问题,已经搭车去理塘,而早上已经过去的高中生已经在理塘订好房间,这意味着今天我可能又将面对独自夜行的窘境。更让人难堪的是一场大暴雨不期而遇,耽搁不少时间,勉强冒雨下到红龙,面对K3093不到300米起伏的海拔但长达四十多公里的里程和停不下来的雨水,我决定认怂,今晚不随他们一起到理塘。毕竟独自顶着大雨走夜路,出了事情都没个照应,尤其是我现在这个身体状态。在红龙订好房间住下来,仅剩不到十块钱,昨天在相克宗没有取钱真是个失误,还好能勉强撑到理塘,不然今晚得露宿街头了。给兄弟们发消息说今晚不过去了,因为即将面对声名狼藉的理塘—巴塘段,和他们讨论良久,决定明天目的地是禾尼,我早点起床追上他们,在理塘会合再出发。

夜里霹雳哗啦的雨水打在屋顶上,蜷缩在被窝里,遥想灯火辉煌的理塘,一群倦怠却从未放弃的伙伴们,没有红龙入梦。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