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川藏线,折多塘

D4 泸定-折多塘

我打康定走过
旷野的风在这里积聚
熙熙攘攘的人流里
一匹无鞍的马徘徊

无人知道它从何处来
也无人了解将往何方
我们在这里遭遇
康定城里没有情歌

它黝黑的眸子
透露些许草原的气息
远在群山之外还是群山
健蹄如飞只剩传说

一匹在街道里上流浪的马
一个沉默孤独的过路人

康定城里没有情歌,只剩传说仍在口耳相传。很多时候旅行是因为某个景点给人特别诱惑而出发,结果抵达之后因为期望而失望,这就是所谓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这么多年来也一直很享受在路上的感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出发前不会对目的地有任何的奢望,例如川藏线之前,除了里程和成都的客栈,对整个路途是一无所知,大概只有这样才不会失望。对我而言旅行就是在陌生的地方,去邂逅陌生的人,一起去看陌生的风景,不要了解太多从而在意太多,随心随性就好。

康定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首《康定情歌》,和《在那遥远的地方》一样,这两首民国时期走红的民歌因为其简单直白,朗朗上口,以及饱满的爱情风味而长盛不衰。昨晚在泸定就在想,也许康定会碰到不少对歌的汉子与妹子,咱们可以一饱耳福。结果自然是大失所望,除了在姑咱岔口附近看到一条情歌故里的条幅,没有任何跟情歌有关的故事。后来在康定城里歇息吃饭,听到说要听情歌得去跑马山买不菲的门票等等,现在旅游产业如此商业化,咱们路过的还是不要凑热闹了。

从泸定到康定,海拔直升1300米,折多塘则是2000多米落差,一天之内海拔提升这么高,对所有人而言都是一个挑战。从泸定出发,沿318国道向西北,这一路比较平坦,从河流走向来看居然是下坡,海拔变化不大,等进入康定境内,开始艰苦卓绝的爬坡,到县城不过二十公里,海拔提升1300,平均每公里提升海拔60多米,再加上起伏地形,实际爬坡更累,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海拔比较低,不会有高反。

小伙伴们自然是散布开来,爬坡是体力活,要的是真功夫,甚至和车的品质关系不大,一步步都得蹬上去。川藏线一途比较有意思的就是一路的涂鸦,不论是护栏还是地上,满是各种打气加油,等人留言,开玩笑等等。一次长上坡爬的让人绝望,低头慢慢踩踏的时候看到这样一句话:没力气了吧,下来吧,跟我一起推车吧。也正是这一路的涂鸦转移注意力,让人不紧不慢地爬上来了。

因为速度较慢,今天也是碰到车友最多的一天,一队队的车友越过我向前,后来在工布江达捡到一个妹子,她看到我穿的衣服说,哦,原来是你,一路上无数次超过的男生。听到这句话实在有些尴尬,不过也不能完全怪我,飞渡的轮宽和花鼓本来是适应山地崎岖路况的,走在平坦的大路上太吃力,唯一的好处是下坡加速度较慢,不费来令片,后来到拉萨的时候,车友的刹车基本不灵光,咱刹车还是很灵敏。

午后抵达康定后,后面还有几个掉队的,等收齐了再上折多塘。本来这一路折腾得够辛苦,今天的目的地也定在康定,但上来了全身又来了一股豪气,一定要爬上折多塘,毕竟明天就是第一座超过4000米的折多山。说实话这一路的风景不怎么秀丽,康定之前的盘山公路太逼仄,过了康定虽然视野较开阔,天空并不显得那么蔚蓝,大概是海拔不够高,天空不够澄透。

距离折多塘不远和小伙伴们再次回合,此时海拔超过3000米,天空也由原来的灰色逐渐蔚蓝,感觉清爽多了。随着海拔的提升气温也开始降低,虽然阳光当头,停下来还是感觉凉飕飕,尤其是谷地里有风的时候。前面的小伙伴碰到一对拉客的小姐弟,他们来自折多塘村的家庭旅馆,可以说四川境内的藏民让人印象很差,直到进入西藏境内才有改观,而这对小姐弟是一个开始,瞄准目标,死缠乱打。

抵达折多塘后又等了落下的小伙伴很久,直到太阳下山才定下客栈,一间汉人小伙子开的客栈的藏民居,大约是藏民租给汉人做客栈的,一路上这种民居很多,大概是国家或地方援藏修建的,空着也是空,还不如开客栈挣点钱。但藏人开客栈,风俗习惯,饮食口味都有隔阂,大多还是租给汉人打理容易点。小伙子是陕西的,去年骑完川藏线就停在折多塘和老婆一起开这么一个小客栈,据说一路上这样的客栈不少,骑完川藏线后放弃了原来的人生追求,安静在这大山深处看人来人往,云起云落。

卸下行李,听老板说附近有温泉,饭也顾不上就上山了,上后山碰到岔道不知道怎么走,大约是一个开客栈的藏人故意指错路,幸好有人正好去温泉,看我们走对了听藏人嘟囔才知道因为我们不住他家所以不给指路,但故意指错路这种行为实在不能容忍,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纯洁善良的藏民?小小的温泉池里已经挤了不少男人,咱们下去也是多下几个饺子。温泉有比较浓的硫磺味,泡澡的大多是车友,也有一两个特色不明的藏族小伙子。因为刚才故意指路的藏民让我们义愤填膺,下水后还在聊着这个话题,结果一个藏民小伙子发飙了,只好专心泡温泉。

经过这几天的磨合,车友们已经完全放开了,这不军医大哥提名咱们来个臀部合影,立马得到大家的响应,甚至旁边一个刚上去准备离开的小伙子也冲下来合影,毕竟光屁股掉节操的车友不多,而咱们军医是赤裸上阵,光着雪白的小屁屁,还有小湘哥是真空透明小内内,怎一个基情四射了得。水温不高,我们觉得很舒服,老军医想来点高温的,听人说上面还有温泉池,光着身子晃着蛋蛋就爬上去了,不一会回报说温度太高,下去蛋估计会煮熟,这边泡得也没意思,还是下去吃饭好了,大伙饥肠辘辘,穿好衣服给后来的人让开位置,回客栈吃晚饭。

不搭车,不推车,不丢包,适应高海拔和爬坡后,自信心逐步膨胀,给自己定下川藏线的骑行原则。既然来过,就得竭力而为,不给自己留下遗憾,毕竟人生只有这么一次机会走上这条路。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