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风同行:川藏线,成都

在路上想起卡帕,匈裔美国人,那个在马德里内战,徐州,诺曼底战场上活跃,最后死在越南战场的摄影记者,影响至深。正是那句“人只有短暂的一生好过”让我毅然决然地走上很多次旅途。人生短暂,注定被遗忘,或者被曲解,所以不论如何都要有一颗坚强的心脏,独立的想法,这一辈子你首先只能为自己而活,然后才是亲人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