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川藏线,前记

川藏线路线图

面对人生的大山,你可以搭车而过?

即将踏上川藏线骑行的旅途,2166公里,20余天的行程,翻越14座4000米海拔的大山,其中米拉山海拔5013米,面对这些艰难险阻,唯一能倚靠的只有并不年轻的体力,微薄的装备,和坚强的意志。现在想到要面对的征程,脑海中再次回响车友间流传的那句话,推车也要到拉萨。当初骑行拉萨的梦想聚集了一群小伙伴,组成逐风骑行社团,尽管最后踏上这次旅途的只有两个人,没有人忘记车队的信念:一路有你,逐风同行。不论是踏上旅途的的骚包和我,还是抽不出空的红灯哥,女汉子,身体不能容许的莹莹,虽然不能一起抵达最终的目的地布达拉宫,所有人始终是逐风的一份子。

这次长途骑行策划时间跨越两年,从买车开始订立这个目标,也正是这个目标聚集了身边一群爱好骑行的车友。骚包和我是铁杆,从最开始夜行环球恐龙园和嬉戏谷就是好搭档,即使到现在身边大多数人热度已过,对骑行运动有些意兴阑珊的时候,坚持下去的少数派里始终有我们两个,出发前最后一次长途骑行是和红灯哥一起三个人参加了24小时环太湖的挑战,成功在18小时完成300公里的里程,创造单天内最远的记录。而在此之前两天完成往返470公里的杭州之行,总里程450公里三天时间的千岛湖,黄山之旅。对梦想的追逐,对现实的坚持,永不言弃的精神让我们走到现在。

叔本华说:人在欲望不得满足时处于痛苦的一端,得到满足时便处于无聊的一端,人的一生就像钟摆一样不停地在这两端之间摆动。曾经是尼采的信徒,彻读过他的作品,最后却因为《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而倒向叔本华,一种与生俱来的忧郁和悲观让我们气味相投。在我看来人生所有的抉择都只有两个选项,死去或者继续活着,最后的结局都将是死亡,不论钟摆如何摆动,最后时间都将停歇下来。因此人终将孤独,留给这个世界的也只剩下微不足道的遗忘或者不合时宜的误解,那么何不在有生之年多给自己回留下值得回味的故事,例如这次川藏线远行,更多是对逝去青春的致敬,为过往留下一段回忆。

我们都曾经年轻,热血,对世界充满了憧憬和渴望,然而踏入社会却逐渐地沉沦,逐渐为了生活而活着。这不能说是一种悲哀,但确实很遗憾,毕竟人只有很短暂的一生好过,太多的时间被挥霍,或许换来安定的生活,径直老去,或许不幸发生一些变故,苟延残喘。不论如何这一辈子如果不能让自己去深刻铭记,那就失去很大一部分生命的意义,毕竟人生而自由,拥有这个世界最美妙的灵性,却甘于庸庸碌碌的生活,不能不说是一种浪费。或许很多时候因为种种羁绊脱不开身还情有可原,如果仅仅是因为懒散,胆怯或者安于现状而不敢迈出一步,那就是不可原谅的对生命的耻辱

话说一场不后悔的人生必须是要有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这次旅行说不上说走就走,却维系一段爱情是否瓜熟蒂落。三年前在滇藏线上萌生骑行拉萨的念头的时候说过,来一场川藏线骑行,在冈仁波齐峰转山,如果安然归来,娶妻生子过日子。现在就让我们踏上未知的旅途,用汗水和热血书写永不言弃的逐风精神,为自己书写一段记忆中不可磨灭的故事。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