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风同行:川藏线,后记

为什么骑车去拉萨?以为回来后能给自己一个答案,但现在看来这是一个不可能有答案的问题。因为海子的诗行?还是回顾青春,在字行里能编造很多借口,但没有一条能说服自己的理由。早已过了做梦的年岁,本不应该这么疯狂地走在路上,还是义无反顾地出发了。

逐风同行:川藏线,鲁朗

想起像飞蛾投火一样的海子,也许就是在这般美丽的草原留下那些让人无法忘怀的诗行,因为光明的蛊惑,还是黑暗的放逐,它们停歇在这雨后的黑夜,轻振翼翅,向我,向无数热血沸腾走在这条路上的车友或驴友传递着无法理解也不能忘怀的信息。

逐风同行:川藏线,通麦

人总是在顿悟中才能明白自己想要的东西,然后又在时间里遗忘曾经执着的追求。不知道有多久没有体味幸福的感觉了,岁月的打磨让人失去敏锐的心思,更加圆滑,麻木和老道,这就是成熟,当你对一切乃至死亡都习以为常,也许就是结束的时候。

逐风同行:川藏线,波密

人在纷繁的生活中学会了长出甲壳与尖刺保护自己,变得世故,庸俗,但安然,自得。现在走在这条路上,内心里逐渐褪去这些,赤裸地面对自己的时候,唯一的感觉只是困顿。一场越来越疲劳却让人上瘾的人生,着力地生活只是为了忘却生命,不想说这是悲哀,只能是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