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风同行:千岛湖,黄山

人生唯一必须做的事情只有死亡,所谓生而为人,死成其人。

出发正值清明节,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和小伙伴们走在路上,遥想那些逝去的人和事,或许悲伤,或者淡然,这一切都改变不了我们投奔死亡的节奏。既然如此,何不在依然年轻还可以挥洒活力的年纪来一场注定会落幕的狂欢。正如今天这样跨上单车走在遥远的路途上,为将来的墓志铭打上一个完美的句点。我们曾经来过,不曾后悔,还将继续走下去,为逝去的青春,即将拥抱的死亡。春上春树曾经说过,死并不是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死亡之前激昂地活着,生若夏花。

临晨四点出发,略略寒意,一颗热血澎湃的心,沿着夜深人静的街道一路向南,目的地是遥远的黄山。这次骑行响应的人不多,去年的车友离开的较多,铁杆里能骑长途就那几个,本来预料只有小龙和我两人会完成这次跨越江苏,浙江,安徽三省,创纪录的600公里骑行,没想到临行前双艳从遥远的湖北发消息过来要参加这次活动。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这一路下来,看过风景,体味人生,学到很多东西。

四点半在武进大道集合,安排活动喜欢临晨四点这个时刻,不论第一次长途天目湖之旅还是后来的环太湖,以及杭州之行都选这个时刻,很大一部分理由是断绝退缩的借口,这个时间能起来的必定是热衷于骑行的铁杆,长途骑行考验的不仅仅是体力,更重要的是意志,因此能够出发的都是有一定决心坚持下去的伙伴。一旦上路,任何人退出都是对心理的考验,正如破窗理论那样,悲观的情绪会蔓延,选好伙伴是头等大事。

临行前在规划好路线并导入Sunnto,这次半越野骑行也多亏提前规划,下G104国道德新往临安的乡村路上,依靠手机导航会浪费不少时间,一旦天黑夜行山路,风险系数高,只能减速慢行,行程就会往后推,通过Sunnto大致确定路线和方向,关键时刻再进行手机地图导航,天黑之前顺利抵达临安,赢得多一点的休整时间。第二天临安前往淳安中,桐庐前段全是山间小路,Sunnto的海拔功能给骑行增加不少信心,出发的时候一路爬坡很折磨意志,大家以为因为昨天过于劳累而难以坚持的时候,才发现海拔从临安的37米一直爬到255米,风雨之后必见彩虹,后面必然有下山路给我们消受逐风的快感,顿时放下心理包袱。

这一次骑行的算是车队里仅剩的铁杆,也是众多骑行爱好者挑选出来的精英,不论是体能还是意志都十分过硬。槽桥用完早餐后,天渐渐亮了,车友们逐渐进入状态,几十公里的热身后开始平稳的巡航,体力类似,速度很好控制,也没有固定的领骑提速度,而且这条路是我们数次环太湖和杭州之行走过的,大家司空见惯也就懒得停下来拍照,不到十点就越过长兴吃午饭休整。老天也很眷顾,一路顺风,遥想去年杭州之行回程一路逆风,折磨得人苦不堪言,今天小龙和我车速基本提到25公里以上,偶尔会等下女汉子跟上。不过悲剧是过长兴之后,国道上一路无人,精神也很放松,遇到一个豆腐渣下水道井盖,前轮栽进去直接让我来了个180°大翻转,幸好护膝给力,车的质量也不错,只摔坏了小车把,手擦破皮而已,不然这次长途骑行就此报废。

下G104国道后进入丘陵地区,才有机会欣赏沿路的风景,春和景明,各色花儿迎风摇摆,山坡上种满茶树,鸟雀划过天空,心情大好。车速稍稍放慢,妹子也能轻松跟上,浙西这一代七山二水一分地,本地经济仰仗农业,实际上经济还是靠外出打工拉动,空气比江苏好太多,如果不是担心紫外线,我们早想摘下骑行面罩自由地呼吸新鲜空气。由于午饭吃得太早,路过一个小镇的时候不得不补点食物,遇到的第一家饭店居然休息,看来比起春节来,清明节才是真正落到实处的法定假日,在小镇菜场外一家小店吃了点面,和一些本地特色类似青团的小吃。

抵达临安前小龙后胎又爆了,作为公认的爆胎王,几乎每次长途必爆胎的他早有准备备胎,甚至不用临时修车,直接换上。临安是一座小城,甚至不比家乡的县城繁华,坐落群山之中,两条主要东西向的大道,周围散步一些湖泊,俨然是杭州的后花园,一路也见到不少的别墅,应该是吸引杭州人度假休闲的,可是对比即将路过的千岛湖而言,临安的吸引力还是太弱,毕竟国人喜欢喧闹,临安风景一般,而且也没有淳安千岛湖发达的旅游业,看来将来城市外围那些别墅区和居民区也会成为这个国家数不胜数鬼城的一部分。在临安逛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有意思,打道回府休息,这次住小旅馆,两间房90块,能洗澡,算是物美价廉。

六点起床,吃过早餐,七点钟出发开始今天的山路骑行,临安到淳安这一段山路风景不错,时至油菜花期,漫山遍野一片金黄,想起十年前去过青海湖,那时年少轻狂,一张车票一个背包登上西去的列车,为了海子的诗行:只剩下青海湖,这宝石的尸体/暮色苍茫的水面。热爱诗歌的年岁已经过去,尽管偶尔还会填词,多是消遣而不是直抒胸臆。那年在青海湖畔看到远山下一片金黄,赶峰人和他们的蜜蜂穿梭其中,湛蓝的天空下是更加湛蓝的湖水,和现在的景致比起来更有震撼力,但是斜倚在丘陵边的油菜花也有独特的魅力,婉约犹如小家碧玉,邻家气息浓郁。在一个叫太平的村庄附近搔首弄姿许久,一路不辞劳苦带的单反总算派上用场,可怜小龙事先让我带单反说轮流背着,可是一路全是他做苦力,算是没有糟蹋他肌肉男的名号。

在桐庐吃过午饭,这是富春江核心景致段,可是咱们走最近的路无缘溯江而上,算是一个小小的缺憾。桐庐过后走省道,风景一般但路况良好,车速较快,抵达淳安千岛湖的时候才下午四点,面临两个选择,如果骑车去黄山,那么今晚要走一段夜路,明天抵达屯溪还有时间乘车去婺源看油菜花,停留在千岛湖过夜,就需要乘船到歙县深渡然后骑车去屯溪。山里的温度下降很快,而且下起雨,如果继续夜行山路,一方面是人身安全,再就是体力要求太高,我们还是决定在千岛湖过夜,来来回回摸清轮渡路线已经六点左右,并且雨越下越大,找到一个小旅馆住下,吃晚饭早早回房间休息,这次旅馆价钱较贵,毕竟是千岛湖核心景区,坑爹的是房间是木板隔断的,隔壁两男两女兴致盎然地打牌,休息效果很不好,早知道就带耳塞出来了。

临晨五点出发,淅淅沥沥仍然下着小雨,抵达码头时天还没完全亮,晨光里的千岛湖凄凄迷人,宛若少女的娴静而又淡淡的落寞。渡船早已抵达港口,只等六点半出发,此时终于有机会找同船的旅客帮我们来了几张三天来的第一次合影,相机设置不太好,手动模式感光没有调得更高,景致倒是还原的不错,但人在弱光环境下就看得不是那么清晰,差强人意。船一出发,就为自己的选择而暗自庆幸,千岛湖的美景赤裸裸地呈现在眼前,这比几次来跟团游玩千岛湖有更好的视角,尤其是溯新安江向上的那一段,独自屹立船头,在冷风中沉湎这烟雨的画境,俨然一副富春山居图的泼洒水墨画,也只有此情此景,画家才能勾勒流传千古的名作。

抵达歙县深渡已经接近十二点,大约五个小时的船程意犹未尽,但是还有深渡到屯溪约六十公里的车程,离九点左右火车发车时间还比较充裕,吃过午饭出发,经过长时间休息恢复,大家体力都不错,途径歙县,徽州,抵达屯溪还不到四点。这已经是第五次来到这里,以前都是背负厚重登山包,这次轻装简从,唯一沉重的相机还是小龙一力肩扛。取到车票后轻车熟路带他们到老街转转,屯溪的旅游业做的不太好,老街也是来过多次,吃了点特色小吃后兴致索然,大家返回车站。第一次带车上火车,拆解前轮时经验不足,弄得一手机油,后来上车还是向一女孩讨了点洗面奶洗手,总算没弄得狼狈不堪。

三天共450公里骑行路程,没有打破杭州470公里往返记录, 但一路山水跋涉比走国道更加费力,再加上80公里船程,500公里火车,此次行程共计超过1000公里,在短短的三天里既享受到骑行的乐趣,也一路风景,算是不虚此行。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2 thoughts on “逐风同行:千岛湖,黄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