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岁月如风

Today is my birthday, thirty years had gone.

《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的旁观者尼克说了这句话,有点冥冥中天意的感觉,这部电影上周末看了一部分,今天突然想起,然后继续看下去,正好我的三十年过去,听到这句对白。人生三十而立,很多年前读《铁皮鼓》时候,没有留意到这句话,去年再次读的时候,整部小说就只剩下这句。

人生三十是个分界线,即使并没有一条清晰的线,你必须知道,有些东西已经不告而别,不可挽回。那些记忆藏在心底,像一颗种子,幽暗而顽固,你不知道有生之年它是否会萌发,但是它就在那里,深深地植入在内心深处,或许在这纷繁和短暂的一生里,都没有回首的机会。不论那颗种子是倔强的等待中耗尽了活力,最后风化在时间里,还是长成一株灌木,甚或参天大树,没有人回首。

或许曾有一个顽童会把玩干瘪的果壳,或者一只野猫隐匿在灌木之后等待它的猎物,一对火热的情人在绿荫下缠绵热吻,这一切和自己再没有关系。不论拥有什么样的故事,写下什么样的文字,一切与当初那个人已经没有关系。正如卡尔维诺说过,作品一旦发布,和作者就断绝了关系,成为纯粹独立的存在。不论酸甜苦辣还是风花雪月,偶尔回眸那些过往的时光,仿佛用狐疑的眼光审视一个陌生的异乡人,你不会认出他就是你。

多年前想做一个旁观者,目击这个世界,维持适当的距离。但是人生苦短,不能停下来守株待兔,因为不能面对内心日益弥漫的虚空,于是把脚步蔓延在更广阔的路上,阅读更多故事,佯装活在一个剔除时间的永恒世界里。回首看来,别人的故事不是你的,自己的故事也是他人的,每一个故事都是如此陌生,兔子撞到桩,还是没有,那个守在树桩旁的人早已经无影无踪。

所有的蝴蝶都会飞过沧海,沧海就在蝴蝶的翅膀里。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One thought on “闲言碎语:岁月如风

  1. 做個旁觀者不容易!
    昨天我才跟一位朋友談到,閉上嘴是美德,因為可以體會到做個旁觀者的自由。 但是絕對不是冷漠以對,而是有更深層的理解和思索。
    那一條界線不容易掌握。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