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在尘世相遇

如果不能在尘世幸福地拥抱,那么就快快活活地路过。

昨天午夜之前想拨通Anie的电话,给她一句生日的祝福,但是写完日记,时针越过了零点,只发了条祝福短信。用流量卡发的,她不知道是谁,我解释"蝴蝶飞过沧海,世界再也不见",于是了然。不敢想像如果拨通了她的电话,我们能聊些什么,诗歌的纽带已经松开,关于尘世,我是如此的忧郁,不想让她度过一个纠结的生日,或许语气就会造作,至于无言相对。所以错过算是一次无意的善举,偶然中的必然。

我们了解彼此的精神,做了彼此灵魂的镜子,言语只是伪饰,面对她,我会触摸到自己隐隐的不曾断绝的痛。相识于七年前Google Groups上的诗歌论坛,不咸不淡地聊下去,幸福而痛苦。仿佛两个尘世的孤儿,偶然而必然的邂逅,然后紧紧地相拥在一起,正如克里斯朵夫和耶南的友谊。只是不能拥抱得太紧,两只冬眠里取暖的刺猬,有着各自纷繁的物欲世界,只有在另外的世界才能簇拥在一起,度过梦一样的夜晚。

晚上和她聊了一会儿,这是去年春天之后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那天我和她的距离甚至近得可以相互挥手,可是没有告诉她我就在她的楼下,只是电话里漫不经心聊一些远方的话题。那个早晨穿梭在深圳早班瞌睡的人群中靠近她,犹如一只归航的帆船,微笑着,努力想邂逅另外一张笑脸,却只看到一张张和天空一样晦暗的模糊面孔。我说今天没有看到一张笑容,她说那我笑给你看,于是电话里传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梅里雪山的夜里,独坐阳台上仰望星空,彻夜未眠。我说给你讲这里澄透的星空吧,猎户座,大熊座,牛郎星和织女星遥隔银河,经幡在雪山吹来的风里摇曳。我说你应当到这里来,杜鹃花开得正艳的雪山里听风,数星星或者窃窃私语。电话那头她说,那我和谁一起去呢,于是我们沉默了。后来她去了凤凰,她说纷繁的人群里,烟华散尽,每个人都要回去,回到自己冰冷的外壳里,聆听灵魂的私语,做梦不休。

十月的第一天,我说会给你电话,十月最后的一天,我跟你说:生日快乐。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3 thoughts on “闲言碎语:在尘世相遇

    1. 这大概不算情书吧,至少不算是爱情,始于对诗歌的共同爱好,也终结于对诗意的离弃。记得那个白首相会的约定,只是想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很多年前的青春,我们曾经深沉地心灵共鸣。

      Liked by 1 pers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