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彼岸之岸

河岸上的小周周

风流那堪岁月迷,韶华莫纵白头稀。
                            ——河岸诗作节选
2010 青海湖二郎剑

自称河岸的家伙是湖北老周家的,跟周扒皮是本家。周扒皮是个厚道的好人,土改时被打死,又经御用文人的笔墨歪曲(比如夜半鸡叫就是彻头彻尾地造假),最终落得比窦娥还冤。这伙人通常说坏的基本是好的,老本家周扒皮是好人,老周家自然是良民,老周家的小周周自然是个好孩子。那时的小周周腼腆内向,长着一张娃娃脸,人见人捏。家养的那只特立独行的猫缺钱花就把他卖了,他的性格是如此的内向,都不好意思对家猫说“你不要卖我了”,见了人贩子叔叔更是一言不发。人贩子用小船载着他顺流而下,贩子叔叔停船见他不吭不响,不做捆绑径自上岸买东西了。小周周哭着上岸了,边走边哭道:“鳖孙猫,你为什么把我卖了?”后来家猫对他说:“卖了就卖了吧,谁让我是猫呢?”

小周周听人家说过,沿着河岸走不迷路。他在河岸上走着,突然被雷劈了,栽到河泥里啃了一嘴泥,小周周含糊地骂道:“尼玛,为什么是我?”接着雷公出现了,雷公伯伯安慰道:“常在河边走,那有不湿鞋的。”雷公脸色突然由淡定转忧,递出雷公锤,腆着一张苦瓜脸可怜兮兮地说:“不能放电了,求修。”小周周生气地骂道:“尼玛,我又不是电气工程师,我怎么会修呢?”雷公失望的走了,回去忍痛换了新的。

这点小事弄得小周周没面子,他长大后不知不觉成为一个Electric Engineer,专攻电子电气问题。那天小周周正在街头走,突然又被雷劈,栽到没井盖的下水道里,他吐出一口污水自忖道:“离别家乡的河岸已久,如何还湿鞋呢?”雷公又适时出现了,依然愁眉苦脸地说:“短路了,求修。”

Electric Engineer与雷公

我请求雨水,请它们湿透我的身体
今夜我是太平洋里的一尾鱼,游进你的心房
聆听温柔的心跳,雨水滴答
                                  ——河岸诗作节选
2011 黄山莲花峰

雷公递过去一把雷公锤,这时的小周周自称河岸,已经长成人高马大的老周,接过锤子还是被压弯了腰。他看了半天也没找出毛病在哪里,想起一代名医孙思邈说过:“读书三年,便谓天下无病可治;治病三年,便谓天下无方可用。”顿觉世界黑暗,随即脑际劈出一道闪电,老师说过,技术不重要,重在忽悠。他早已不是河边那个傻傻的不清楚的小周周了,他气定神闲地对雷公说:“先搁我这儿,容我慢慢研究。”雷公留下锤子,放心地走了,随后河岸把锤子送到收废站。几天以后,一个Electric Engineer被劈倒在街头,众人还没来得及围观就被面目狰狞的雷公吓跑了。雷公把他扶起了问修好了没有,河岸生气地说:“来的时候不能用电话通知吗?”雷公说交不起话费。河岸严肃地说经过几天废寝忘食地研究,发现修理的成本已经够换新了,“听专家的,买把新的吧。”雷公开心地泼血本买了把新的。

一天河岸在街上走又被雷劈了。“又来了。”河岸苦着脸。这次雷公是来道谢的,心想人家研究了几天都没收服务费。河岸说客气什么,就当交个朋友,拉着雷公去吃热干面,用的是卖雷公锤的钱,锤子被当废品回收了,后来从上面拆下的元件被用到神舟飞船上。河岸最喜欢吃热干面了,热干面是他家乡特色,最好的味道是家乡的味道。雷公张嘴就是一碗,之后脸肿的像个猪头,雷公有气无力地说:“你不知道我对芝麻过敏吗?还请我吃热干面。”河岸听了如获至宝,大喜过望,把自己碗里的芝麻酱也塞到了雷公的嘴里,愤恨地说:“难道雷劈的滋味就好受吗?”

“在天上,我们搞电子电气的都是这样打招呼的呀!”雷公喘着气解释道。

“尼玛。”河岸把碗里的花生也塞到雷公嘴里。雷公惨叫一声,哭道:“哎妈呀,没想到我对花生也过敏。”登时昏死过去。

雷公好久才康复过来,期间天上十个月不打雷,八个月不下雨,共和国遭遇五千年未遇之干旱。说是天灾其实是人祸,历来天灾替人祸背黑锅。这次是上天借河岸之手惩罚人类,所以河岸乱请吃饭也没遭天谴。

求兰州妹子

我愿意永远停留在你的手畔
听你清脆的笑声如春风拂过
我也愿意守在你寂寞的墙角
等候你温柔的眼神,飘过我战栗的心房
                       ——河岸诗作节选
2012 台北总统府

那年河岸学有所成,仗剑去国,辞亲远游,到那大西北游荡。那年他是个诗人不是个工程师,那年蘑菇头还不是西域大魔头,那年兰州妹子不是个传说,那年还没人天天求兰州妹子。正吟诵着浪漫的诗句,呼,一阵大风吹来,河岸被埋到了沙子里。绝望中,一把铁锹铲到他的娃娃脸上,本来他脸皮厚而黑,铁锹的主人以为挖到宝贝了,抄起铁锹一阵猛挖竟把他活活挖了出来。挖坑人一看是个男人,毫不客气地说:“收费五十。”这个挖坑人就是蘑菇头。

河岸递出一整张七十块的纸币对他说:“不用找了。”又好奇地问道:“壮士,你怎么随身带着一把铁锹?”

“专业挖人!”蘑菇头一把将钱揣到兜里,没好气地说。

“人事经理?猎头公司?”

“兰州风大,风一起刮地三层皮,大西北马勒戈壁吹来的沙就把人埋了。挖人者有时也自挖,有时我也被沙子埋了。”蘑菇头靠挖人赚些外快,女士收费五毛,男人收费五十。

“遇见你真是三生有幸。大侠尊姓大名?”

“蘑菇头。”

“蘑菇头你这样不行。”河岸好心的说。

“为毛?”

“格调不高。”

“尼玛,格调不高?我已经被甘肃卫生厅打通了任督二脉!”蘑菇头说着一把揪起河岸威胁地质问道:“快说,你来这里干什么?是不是也想打通任督二脉然后跟我抢生意?”

“大侠,您误会了,我来这里是欣赏风景的。”河岸可怜巴巴地说。

“神马!欣赏风景。他妈的,你来这里竟然欣赏风景。”蘑菇头望着漫天黄沙,揪着河岸的手狠狠地收紧了。

河岸疼得气都快喘不过来了,马上改口:“我来这里是求兰州妹子的。”

“这个格调高。”蘑菇头听了很受用,马上松手。

“求兰州妹子”这几个字在蘑菇头脑海中电光火石般闪过,然后他走火入魔了。他挖了这么多年坑,对于女士只收五毛就是为了结束单身,但妹子总是扔下五毛钱就走了。河岸是个诗人,“求兰州妹子”诗意地概括了蘑菇头的前半生,这几个字犹如一道闪电,激活了蘑菇头的心魔。蘑菇头本来已经打通了任督二脉,走火入魔等于开挂,之后西域就诞生了一个大魔头。众光棍口中常喊着“教父”,这个教父就是兰州光棍中的巨头,求兰州妹子的领袖,西域大魔头——蘑菇头。

岭南剑圣

碧波漫,清风淡,百花争艳芙蕖璨,
有情相携偎湖畔,不慕千秋只羡欢。
                          ——河岸词作节选
2013 环太湖骑行

听到众光棍喊蘑菇头为“教父”,河岸心里就酸酸的,骂道:“明明是老子最先提出求兰州妹子的。”苏轼说过“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他不缺创造力,缺的是毅力、执著,错过了成为一方霸主的机会。他游荡了大半个中国后来在岭南安身立命。

一天他骑着一辆小摩托吟诵着贾岛的名诗“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在深圳街头悠哉悠哉。城管一个箭步把他扯下,厉声问道:“实名制了吗?”

“我手上没有剑啊。”河岸委屈地说。

城管严厉地说:“你手上无剑,口中有剑。”

“我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上峰有令,是剑就得实名制。”城管冷笑着给他带上了脚镣,“说不定你是口蜜腹剑,腹中也有剑。”

河岸脸色惨白,知道自己闯下了大祸。

“住手!”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城管肃然起敬,立正默默等着,直到三个小时后才款款走来一个青年剑客。剑客就是岭南剑圣——断戒,断戒嫌电话耗钱,总是使用千里传音,另一个好处是信息不受敏感词过滤。音先到,可他老人家久久不至,他老人家走路总是慢悠悠的,这是很符合大人物的气质的,就像总理说话慢吞吞,大凡大人物必有一慢。250米之外他睁鹰眼看到了河岸有难,便拔刀相助,蜗行走来。

断戒为河岸求情,城管识相地走开了。河岸表示感谢,断戒说:“看来你也是个使剑的,天下剑人是一家。”

河岸受宠若惊,说:“过奖了,我的剑只在嘴上。”

“你的剑只停留在嘴皮上,功夫浅薄,这就是城管欺负你的原因。”

“请剑圣传授两招。”河岸要给剑圣跪了,被剑圣一把拉住。

“也罢,我传授给你一套断背十八剑。”

贩剑式

烟雨蒙蒙西子湖,垂柳依依映月潭,
游人络绎断桥外,山外青山灵隐峰。
                          ——河岸诗作节选
2014 拉萨布达拉宫

众人听了大吃一惊,断背十八剑是剑圣喜迎十八大召开而创,剑未动,敌人已毙命,深得精髓——会未开,头儿已诞生。剑圣的特点就是:人未到,声先闻;剑未发,招先行。

是先招也是无招,无招加先招比独孤九剑还厉害。剑圣每创一套剑法,过一段时间就和盘托出,世界上第一部开源剑法就是剑圣创立的。围观群众伸着耳朵,剑圣对河岸说:“口诀就一个字——剑。下面我教你第一式——贩剑式。”剑圣掷出一把剑,河岸接到手里,之后剑圣膝盖就中了一剑……

“你怎么——”剑圣膝盖淌着血,腿疼心更疼,想不到自己也会中剑。

“鸟则良木而栖,剑则剑圣而贩。杨志的宝刀为什么卖不出去?没遇见识货的。”河岸握着剑骄傲地说。

剑圣问道:“知道蘑菇头为什么能成为西域大魔头,称霸一方吗?”

“他纵横江湖只为求一妹子,就像知识一样,不在于博而在于专。韩愈说过‘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

“是啊,剑亦如此。口诀就一个字——剑,人至剑则无敌,人至于剑的境界就人剑合一了。”剑圣脸色越来越白,最后说:“你走吧,已经不用我教了。”

把剑拿到手里,他就稀里糊涂的行云流水地朝剑圣大腿刺去,倒不是河岸心眼儿坏,他是无意识的,这是无招。河岸无意识,剑却有意识,剑钟情于剑圣,剑未发,情已生,这就是先招。

刺伤了剑圣,必定有很多人不忿进而找自己挑战,况且剑圣门客众多,门客之中不凡位高者权重者,保不准给自己穿小鞋。河岸知道在深圳混不下去了,便向那“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似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江南走去。

鱼的传说

恋人是鸟,情人是猫,妻子是鱼;
恋上一只鸟,和猫一起生活,做自己的鱼。
                          ——河岸散文节选
2015 泰国普吉岛

果然有人到处找他挑战,他隐姓埋名落脚江南常州,自称“会走路的鱼”。

一天人们在苏州街头发现一个四脚朝天的娃娃脸,跟大脸猫贝基万撞脸了……这个娃娃脸就是河岸——会走路的鱼,他跟大脸猫都长了一张娃娃脸。

贝基万是一只大脸猫,是素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苏州姑苏城里的第一剑客,人称天堂剑客。他骑着一辆自行车到苏州,吟诵着自己的得意诗作“夜色阑珊春归处,垂柳池畔,微风芳菲路,千古吴中众眷顾,流花胜景叹姑苏。……”,突然被撞得人仰马翻,大脸猫出现了……

“我是鱼的传说——会走路的鱼。”河岸很懒,断背十八剑迟迟练不成,远不是天堂剑客的对手,慌乱中就用鱼的传说吓唬吓唬她。

“我就是冲鱼的传说来的,你有没有听说过‘大脸的猫猫爱吃鱼’。”大脸猫喜上眉梢,扯着河岸涎水四流。

“看那边。”河岸往大脸猫身后一指,大脸猫不为所动。河岸又把大脸猫往自己方向一捞,大脸猫滑倒在地。大脸猫是姑苏第一剑客怎么会被战斗力是渣的河岸捞倒呢?拜天气所赐,江南白天热骚,晚上凉骚,天上突然下起了节操,节操多了易滑倒,轻轻用力一捞大脸猫就踩着节操而倒。河岸趁机滚到苏州河里。

哪知大脸猫会水上飘,河岸还没来得及把头扎到水里,一把剑已经指着他的头。

“你要吃的是会走路的鱼!”

“难道不是?”大脸猫冷酷地反问道。

“我也不知道会走路的鱼在哪里?”

“睁着眼睛说瞎话。”

“你可听说过‘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一切皆流,无物常住。”

“太深奥了听不懂。”

“一切都存在,同时又不存在,因为一切都在流动,都在不断地变化,不断地产生和消灭。”

大脸猫自言自语道:“懂了,宇宙万物没有什么是绝对静止的和不变化的,一切都在运动和变化。之前是鱼卵,之后才是会走路的鱼,从哪里开始才是会走路的鱼呢,会走路的鱼会死灭,那么在哪一刻他消失,开始不是会走路的鱼了呢,会走路的鱼变化着,从哪里下手捉呢,会走路的鱼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呢,存在又不存在是怎样一种状态呢?”

“不说鱼了,你有没有想过你打哪儿来,又将打哪儿去呢?”接着河岸放声唱道:“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我的梦里,我的心里,我的歌声里……”

“你存在我的脑海里,那么我存在谁的心里?……”大脸猫呆若木鸡、自言自语。一想这个彻底晕了,水上飘失灵坠入水中。猫猫怕水,为了自救把衣服都脱了,后来她是光着身子爬上岸的……

湿身并不影响河岸开心的心情,他骑着自行车往常州驶去……

常州街头一个Electric Engineer被雷电劈倒在街头,自行车倒在一旁,看客还未来得及围观,城管还未来得及清场,就被一个面目狰狞的大汉吓跑了。那人虽面目可憎语气却出奇的和缓,递出一个锤子无助地说:“又短路了,求研究。”

“还搁我这儿吧,待我慢慢修理。”Electric Engineer说着伸出一只手,娃娃脸仍旧埋在地上,都不看世界一眼……

2016 西太湖半马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