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黄山归来

回到常州,朝阳冉冉升起,许久没有在这样的时刻醒来并且沉湎与光与色的盛宴。

离开屯溪老街的时候,特意乘一辆人力车到新安江边坐一坐,坐在夕光下的河畔,燃起一支烟,熙熙攘攘的老街近在咫尺,没有人会走出人群,来看这条河。喜欢河流,看水流静谧地涌动,仿佛世事,无论如何地执着,时间涌动的涟漪之后,握在手心的只有现在你憔悴的身影随行。夕光染红了河流,华灯初上,城市还没有占据这面镜子的时候,借一点闲暇,把自己浸没在记忆的深处,让心灵独自上溯,寻找一块不可名状的净土。

在钟点房里清清爽爽地冲凉,一洗山上的风尘,走在火车站前的广场,又是满腔活力。从黄山上下来已经是午后,和姐姐她们在老街吃饭,然后开了一个钟点房,她们打算休息到晚上。至于我,在旅途中总是争分夺秒,一个死囚的放风时间,即使知晓结局,不会妨碍现在的自由心境。一位中年妇女骑着人力车路过,夕阳下她沧桑的面孔散发着阳光的色彩。"去老街,多少钱",然后坐在她摇摇晃晃的座位上,听她絮絮这座城市的醉生梦死。

老街里人流涌动,四面八方的漂泊者倘佯在陈旧的徽式建筑下,在烧饼与徽墨之间寻觅夜幕前的魅惑。混入人群就有那么一点安全感,信手尝着各式糕饼,眼角的余光碰撞着一只只活明媚或黯然的眸子,不求交集,只是路过。漂泊的幸福在于有一个归宿,否则就是噬人心肠的虚空。例如现在的我,兜里安静地躺着一张回程的车票,可以想像一张安稳的床位,然后可以肆意地展开自己的心绪,向夜晚,或者陌生人无拘地微笑。

人生而自由,走在路上。

发布者: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在路上:黄山归来》有2个想法

  1. 旁觀看著一切,對映著自己內心,也是個好省思。
    站在十字路口,站久了,或者不願意選擇任何一條路,或者直接離開了路口,走另外一條路。

    看來這一年仍是蹌踉難行。

    Liked by 2 people

    1. 慢慢地变得迟钝,越来越多的羁绊,踉跄前行和沉寂。
      人生总没有想的那么简单,稍稍懈怠下来,就会回到本能的趋利避害之中的泥沼之中,往往需要一些刺激,然而越来越皮糙肉厚,偶尔挪动一点,然而又是长久沉湎在自我安慰中。
      希望越来越变成奢望,奢望终归于无望。

      Liked by 1 perso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span>%d</span>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