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自由时代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也是不能再奢望的最好的时代。

苏格拉底有个悍妇老婆,于是他成了一个哲学家,对他而言,没有谁比德拉莎华更适合做他的老婆。对我而言这实在是一个糟糕透顶的时代,压抑,混乱,道德沦丧,但是还有比这更好的时代么?至少我可以独自上溯,不会被尘世牵扯,拥有更多的心灵自由。或许这是一种病态,弗洛伊德对受虐狂的成因有这样一种解释:人若落入一种无法摆脱的痛苦之中,到了难以承受的地步,就会把这种痛苦看作幸福,用这种方式来寻求解脱。用现在的术语讲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是不是受虐狂,或者"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患者已经不重要了,幸福只有一种,那就是内心的愉悦。很小的时候看到一个疯子,大家都觉得他可怜的时候,竟然有一种想法,还有比他更快乐的人么?这说明我有成为犬儒派信徒的潜质,这也是为什么和苏格拉底一见如故的原因。这个犬儒派的精神始祖让我如此喜爱,然后我成为一个斯多葛学派的信徒。犬儒和斯多葛都摒弃物质的欲望,强调对心灵德性追逐,只是斯多葛沾染了太多的文明气息,在人群中不是那么突兀。

犬儒也罢,斯多葛也好,我从来没有虔信,这个落不下脚的时代,更适合尼采那样的狂妄:上帝死了。抛弃一切繁文缛节,抛弃一切的规则和定义,甚至抛弃自我。还有比现在更自由的时代么?在这物欲的潮流里,没有人会关心你是谁?你将往何方?只要伪装得足够地坦诚,不去踩他们的脚根,不去告诉他们没有穿衣服。那么可以做一个面带微笑的旁观者,和这个时代共同呼吸,距离合适能够听到彼此的脉搏,也可以容下一只沉默的笔尖絮絮。

真实是个人的,事实是人群的,不去挑拨事实的时候,真实是无垠的。

发布者: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One thought on “闲言碎语:自由时代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span>%d</span>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