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白露为霜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白露之后是立秋,不知觉秋天过去一半,整晚听班德瑞的《Ships Are Sailing》,一首颇为轻快却略略忧伤的曲子,任思绪流散在夜幕之下。读完夏目漱石的《我是猫》,接近十点左右,很想出去散散步,却不想打开门。时间已经过去了许久,又仿佛还停留在当初,第一次读《秦风,蒹葭》的时候,年方十八,在那盏小台灯下阅读这些音乐一般的诗行。那时候读不懂,只是喜欢这旋律,等觉悟过来的时候,故事里已经没有主角,宛在水中央。

秋天已经来了很久,很想一个人坐在黄昏,坐在秋天的风里,没有止境地等待下去。人走得太快,灵魂跟不上步伐,躯壳于是裸奔在路上,无暇旁顾,也无暇自顾。很多时候不清楚自己想要怎样一种生活,摒弃了尘世,丢失了灵魂,站在路的中央,随着人流盲目地走下去。触摸不到自己的心跳,也感觉不到世界的脉搏,走下去只是想证明活着不仅仅是一种状态,而是存在,可以用数字勾勒在守财奴的账本上,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来盘算。

一颗黑夜的种子,春天没有发芽,夏天不会开花,秋天剩下一场绝望的收成,等着冬雪淹没一切,尘世无言,你我无缘。

发布者: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One thought on “走路的鱼:白露为霜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span>%d</span>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