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幸福

其实每一个人谁不是在尘世分裂地生长,一个狂欢,一个落泪。

晚上拨通姐姐的电话,和她聊去黄山的行程,然后她问我现在是不是很忧郁。空间锁住之后,只有她有那里的密码,看到的全是忧郁的词语。我说,没有,如果你看到那些黑色的文字,表示我还活着,努力向上,如果你看不到我留下任何字句,那就该担心了。文字是宣泄内心情绪的手段,如果我还愿意倾诉,表示还有一扇门开着,并不会沉没在永恒之夜里。如果那一天我沉默了,要么会很幸福,要么就是极度绝望。至于前者,已经没有希望,至于后者,可能就是结局。

和姐姐聊到十一和Rita一起回家,姐姐说:你终于迈出了一大步,而我还在纠结中,总感觉婚姻就是一场浪费时间的游戏。在父母的争吵声里长大,缺乏家庭温暖,我们长出不同的形态,姐姐极其重视亲情,她会关心每一个亲人,甚至越俎代庖,结果总是挫折。而我自小就很冷漠,只认识有限的几个人,甚至分辨不清六姑七嫂,上周回去办证件,请一个堂姐夫帮忙,担心碰面认不出来就囧了,还好他认识我。人活一生总需要做一些事情,例如婚姻,不论能否给我带来宁静,都是必须要做的。

姐姐说她这周末没空,问我是否会单独去,她了解我,总是独来独往,不喜欢拘束。我说,你没空,那么我们推迟吧,周末到上海去看你。人老了,犹如在冬夜里向火,不自觉地靠拢,不论如何地漂泊,总有一天我会停下来,然后注视身边的亲人。错过了很多,例如母亲的离开,或许还会错过一些,至少现在我会偶尔停下脚步陪伴他们。上次和父亲通话,他说见马克思还好一些,至少没有现在这样累,三个儿女离婚的离婚,没伴的依然没伴,还有一个停不下脚步,儿孙绕膝是个圆不了的梦。

我所要的幸福很简单,我爱的人,你们都要快乐。

发布者: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span>%d</span>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