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九月

九月,不在路上,不在沉睡,不在呓语,那么你在哪儿?

落暮时分站在西湖畔等着夕阳西下,一个人倚着栏杆,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太阳被遮蔽着云层后面,水波潋滟,游船划开画面,涟漪泛起然后扩散在视线的末端,不知所踪。并不确认自己在等待什么,或许只是想让时间安安静静地过去,不留痕迹。人生犹如一场负重旅行,背负着越来越多的沧桑,越来越累,只有走下去一条路。试图忘却一些什么,却会不经意地记起,并且沉溺下去,它们俨然已经是生命的一部分,不可抛弃。

离开杭州的时候,太阳正盛,在站前广场上想起第一次来杭州的那个夜晚,一次失败的网友约会。一只蒲公英的种子在绚烂的光线里穿梭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寻找一块生根的土地。可是在这里,不属于它的疆域,无论如何地漂泊,也不能驻留下来。那个晚上乘了很久的汽车,在萧山一条忘掉名字的街道上的酒店里,躺在床上除了抽烟什么也不想做。然后第一次看到西湖,坐在黄昏里,看着落日金波,只剩人影模糊。

九月,打钟的汉子没有踪迹,只剩余音了了。

发布者: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走路的鱼:九月》有3个想法

    1. 最近一段时间,工作的压力,或者其它原因,一直在逃避,博客更新和交流也有点随心所欲,然而醒来,又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似乎无缘无故就身处这里。 曾经说过一句话:人生不后悔过往的故事,只懊恼不曾奢望的未来。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些黑暗的东西,它也是存活到现在,在此回首的原因,只是我们都不愿意承认,即使承认,也会心有芥蒂。 存在是冰凉的,唯一能改变的是我们的视角,有些自欺欺人的味道,但是在顿悟人生或者死亡之前,这是唯一的,最后的个性的屏障。

      Liked by 1 person

  1. 最近一段时间,工作的压力,或者其它原因,一直在逃避,博客更新和交流也有点随心所欲,然而醒来,又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似乎无缘无故就身处这里。
    曾经说过一句话:人生不后悔过往的故事,只懊恼不曾奢望的未来。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些黑暗的东西,它也是存活到现在,在此回首的原因,只是我们都不愿意承认,即使承认,也会心有芥蒂。
    存在是冰凉的,唯一能改变的是我们的视角,有些自欺欺人的味道,但是在顿悟人生或者死亡之前,这是唯一的,最后的个性的屏障。

    Liked by 1 perso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span>%d</span>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