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随笔:我就是教你恶

苏格拉底教会我如何做人,尼采教会我如何质疑,卢梭教会我公民的理念,马基雅维利教会我如何在一个混乱的时代看清方向。

我就是教你恶,这是君王论中译本的副标题,第一次在图书馆看到这句话,莫名地激动。这个所谓文明的国度,和谐被过度宣扬,但恶无处不在,因此直白的标题吸引了我阅读,马基雅维利向我开启了一扇以人性视角窥探尔虞我诈政治的窗户,让我了解德行在混乱的时代和开明的时代有着截然不同的含义。马基雅维利是中世纪晚期佛罗伦萨共和国的主要领导者,梅第奇家族被驱逐之后,佛罗伦萨建立了共和国,在中世纪晚期,威尼斯和佛罗伦萨掌握着地中海的大部分贸易,商业财富带来的公民意识最强烈。但中世纪晚期,虽然教会的权威在没落,但其仍然和门阀家族一同掌握着巨大的社会资源,共和与君主制之间的斗争十分激烈。

在这种环境下基督教呆板的虔诚教条显然是不适用的,必须被抛弃,政治争斗不再仅仅展开在势均力敌的家族和国家之间,公民团体已经作为一个新兴,强大但松散的政治派别登上政治舞台,为了凝聚和驾驭这种公民政治力量,新权术应运而生。这种权术不再是建立在个人权威和力量或者个人品行的号召力的基础之上,例如国王或者教皇政治模式下,而是主张通过权谋迷惑和鼓动,顺应个体的本性和欲望,驱使他们走向一个目标,这其实就是现代政治学的雏形,公民政治。在公民政治中,个体自由意志至少得到表面的尊重,而不像中世纪以及之前那样被忽视和侮辱,通过引导,甚至欺诈来凝聚政治力量并不是不可接受,甚至是理所当然的。

马基雅维利在佛罗伦萨共和国政府逐渐成长为一个主要领导者时,在西班牙王和教皇的支持下,梅第奇家族复辟。共和国的雇佣军总是善于评估形势,于是马基雅维利成为新统治者的阶下囚。马基雅维利看到了依靠雇佣兵保卫脆弱共和国的弊端,但却无法扭转这种劣势,富裕的佛罗伦萨市民虽然已经萌发了公民意识,但并没有强烈的公民意识以及基于自由意志的尊严感,他们是一群商人,和雇佣军一样善于察言观色,马基雅维利在这样的处境里注定是无法驾驭时局,失败在所难免。

马基雅维利的努力没有白费,中断近千余年的公民民主意识再次在欧洲大陆开始蔓延,最后促进了文艺复兴的人性自由以及公民社会的建立。马基雅维利的《君王论》本来是他写于失势后,献给他的敌人,梅第奇家族的统治者,试图继续在政坛获得一个职位,但未获接受。从这点而言更可以看出马基雅维利作为一个政客宠辱不惊的基本素质,建立一个强大的佛罗伦萨共和国,甚至把一直四分五裂的意大利统一起来的愿望落空了。把这个理想交给了他的前敌人去实现,这种行径显然不能用正常的道德标准来衡量,而归结于一种权谋行为。

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句名言道尽了公民政治的真谛。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