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随笔:糟老头卢梭

能在纷繁尘世中冒出头来的都是一些奇怪的人,例如卢梭这个糟老头子。

当然卢梭并不是一个糟老头子,至少在他大部分生命的时间里不是。出生在日内瓦,理论上应该是一个瑞士人,父亲是法国人,一个钟表匠人,母亲去世的很早。生活在十八世纪法国动荡的时代,民权意识逐渐增强,太阳王四处征伐建立的君主权威在封建时代抵达了顶峰之后开始日落西山,伴随一起衰落的是曾不可一世的法国国力,短暂的路易十五统治年代之后,锁匠路易十六和他哈布斯堡公主玛丽在凡尔赛宫奢华放纵的生活堪比罗马独裁者尼碌,最后因此被送上了断头台。卢梭没能活那么久去目睹国王被处死,但这些事情间接是他们那群民权主义者推动的,去世后被安葬先贤祠,并且在法国大革命之后塑像和题词“自由的奠基人”。

他是一个感性主义者,英国应该出不了卢梭这种人,他们都是理智,彬彬有礼的绅士,尽管彬彬有礼的同时可能手里正操着家伙欲置你于死地。卢梭和同时代大多数名人都熟悉,本身也是巴黎沙龙的名人,但毫无疑问的是最后都反目成仇。和一个人有仇说明两个人都不够理智,和许多名人都反目成仇,至少这一点,卢梭应该在历史上有一席位子。读过他的著作不多,《社会契约论》,《忏悔录》和《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等几篇,印象最深刻的是对自由民主独立的阐述,尤其是《社会契约论》中对公民社会的论述,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让我了解了生活的这个国度,从来就未曾有一个公民,遑论民权。

卢梭应该是一个有心理阴影的人,敏感脆弱,歇斯底里,这从《忏悔录》里可以看出,他和朋友们一个个地交恶,根源就在自身上的性格。把五个孩子都送到孤儿院,至少这一点就会成为他敌人攻击的借口,最后因政见问题而疲于奔命,和他同居数十年的女仆结婚后,离开巴黎的圈子,穷困潦倒而死。他推崇人性的解放,但人性的解放并不是放弃人性的责任,或许是因为童年的生活经历所致他一贯的反常,小孩子和老头子性格的融合,他似乎从未成熟过,他做过很多令朋友们惊诧然后至于恼怒的事情,例如和伏尔泰因为剧院的争论。他的身上过多地闪现少年的勇气和灵感,老年人的固执和不可理喻,正是前者让他勇于提出自己的公民社会的理念,而后者正是他坚持这些理念的基石,但同时这种性格毁掉了他的生活,不停地流浪,最后孑然一身死去。他本可以成为一个雕刻家,一个音乐家,最后却成为一个思想家,推动了人类社会民主的进步。

卢梭一直是个幼稚任性的小孩子,能一直那么幼稚的人注定会在历史里留下一席之地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