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随笔:理想国

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乌托邦,柏拉图的乌托邦无疑是有史以来影响最为巨大的:理想国。

如果谈论西方哲学,柏拉图是越不过的坎,西方哲学从他开始成为体系,他的学园影响西方思想界数百年,思想影响人类至今。包括泰勒斯,毕达哥拉斯,赫拉克利特等前苏格拉底时期的七贤并不是严格意义的哲学家,他们的理论部分来自于经验,更多的是猜想以及迷信。例如米利都学派的泰勒斯认为人是原质,一切都是由水造成的;又或原子论者德谟克利特认为原子是不可分的,他们的理论缺乏现代哲学逻辑和推论的特征,充斥着个人臆想和迷信,所以分辨不清哲学和神学的界限。苏格拉底倒是开始使用逻辑推论,但他没有留下任何一本著作,他的生平隐藏在柏拉图的对话中,是否如柏拉图叙述的有那么一个苏格拉底还是他只是柏拉图思想的一个代言人,我们是分辨不清的,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而言,柏拉图才是无可争议的西方哲学史上第一位哲学家,之前的准确点应该称为思想家。

《理想国》即是柏拉图对话里的《国家篇》,第一次读这本书的时候是刚大学毕业的那个夏天,在深圳小鸟笼里住着找工作的时候,那可能是读书最饥不择食的时候,有点囫囵吞枣的味道。后来重读就感觉有点意思,柏拉图提到的洞穴困境是一个很奇妙的比喻,大多数人类由于知识的贫乏或者勇气的缺乏,他们不愿意走出安居的洞穴去体会真实的世界,满足于表象的世界,依赖自己的感官而不是思想,因此看不到本质世界,而只有少数人走出洞穴体验本质世界,他们就是哲学家。这个比喻很贴切,直到目前为止依然真实反映了人类思想的进程,到当今这个世界,越来越多的人沉湎于基于感官的表象世界中无法自拔,能够或者说有意愿识透这个世界本质的哲学家越来越少,技术的进步并不代表思想的升华,如果继续这样放弃思想裸奔,人类终有一天会完全龟缩在洞穴之中,成为机械的奴隶,从而毁灭。

理想国是众多乌托邦里最有名的一个,柏拉图借苏格拉底的对话构筑了一个哲学家王的理想国度,而这是通过苏格拉底对特拉西玛库斯以及格劳孔关于正义的辩驳引申出来的,用今天的视角来看,柏拉图的理论是有致命缺陷的,历史上并没有出现任何一个哲学家治理的国家(唯一的哲学家皇帝,斯多葛学派的马可.奥勒留并没有利用哲学思想来治国,而仅仅修身养性),近代宣扬思想,主义治国的例如纳粹德国,苏联,朝鲜等,没有一个不是极端反人性的。但在短暂的希腊城邦时代,柏拉图从斯巴达的历史中获得了理想国的灵感。斯巴达击败了柏拉图时代的雅典,无能的雅典裁判牛虻苏格拉底死刑,对老师以及对思想的热爱,柏拉图倾向于斯巴达模式,而对雅典无能的民主或僭主体制毫无好感。他的理想国将国民分为统治者,辅助者和劳动者,并且严格其界限,这颇符合当今朝鲜的现状,如果柏拉图来到这个时代,他绝对不再有写理想国的念头。但在他的时代,不考虑人性,那种制度确实是强力的。

柏拉图的对话中我读过的只有他的乌托邦《国家篇》,灵魂不朽论《裴多篇》以及宇宙生成论《蒂迈欧篇》等寥寥几篇,印象最深刻的是苏格拉底临刑前的《裴多篇》,关于柏拉图我还会再次提到,现在先把他放在一边继续我的哲学漫步。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