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笔记:尼采如是说

诗人哲学家尼采,翻过这个坎,你就会发觉:人,介于兽与超人之间。

我在构筑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苏格拉底,柏拉图,笛卡尔,罗素…,这些哲学家只是故事里一个角色,组构故事情节的一部分。只有一个名字成为这个故事的主角,那就是尼采,我还会去谈康德和叔本华,萨特和加缪和其它很多人,现在先让我为这个故事理出一个头绪,谈谈尼采。尼采的思想极有穿透力,上帝死了,一个疯子这样宣布,在他生活的那个时代,工业革命带来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蚕食着上帝的领地,天文知识的积累已经将地球置于一个无足轻重的境地,但上帝依然是维系精神力量最大的纽带,尼采喊出来了隐藏在许多人内心里隐藏的想法,上帝何在?后来尼采疯了,抱着一匹马痛哭,在疯人院偷偷地写《我妹妹与我》,在八国联军入侵北京的那一年去世。

诗人哲学家,一个怪异的组合,极度理性的哲学家和狂热感性的诗人,在尼采身上融合。他作为一个语言学教授出现在众人面前,年仅二十四岁,做牧师的父亲在他年幼时故去,有一个妹妹,从小体弱,在一种阴郁的氛围里长大,成为一个大学生后过上一种糜烂的生活,在这段时间里可能染上梅毒,再有的故事就是可能与妹妹有乱伦,后来在疯人院用隐晦的语句写这个故事。这就是尼采,神经性的疾病困扰了他一生,人介于兽与超人之间,而尼采本身即是兽和超人。从《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开始,我迷上了这个诗人哲学家,用诗意语言来阐述思想,尼采不愧于他的语言学教授的名号,大胆,张扬的个性和语言深深地抓住了我,一个踏入大学校园不久的Freshman。

我得承认从未读懂他,从这个角度而言我认为深刻地理解了他,狂暴而文弱,理智而又多愁善感的诗人哲学家。斯宾诺莎是谦恭的,尼采是狂妄的,而这两个哲学家是我在思想狂热时代最喜欢的。倾慕斯宾诺莎的宁静,作为一个镜片匠人的思想生活,有过叛逆的时代,被驱逐出自己的族群后宁静地著书,不为权势倾动。更倾慕尼采的权力意志,你到女人那里去吗?别忘了带上鞭子。上帝死了,他的神像后面早已空空如也,人类的精神支柱早已经坍塌,只是脆弱而卑微的人类不愿意承认,没有一个牧羊人,他们心觉不安。他们从兽走出,却不敢向前跨越,成为超人,成为上帝本身。

我还会回来继续这个故事,因为作者总会把自己隐藏在主角的面具下,吐露自己的语言。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