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笔记:蒙面人罗素

苏格拉底和罗素,如果把他们揉合到一起,应该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他们两个似乎都不是正正经经的哲学家,一个是热衷在雅典街头发表演说的“无赖”,一个是擅长数学的并且文笔很好的英国绅士,似乎没有交集。苏格拉底没有留下任何著作,思想主要是他的弟子柏拉图总结或者渲染出来的,谁也不清楚究竟那个宣称一无所知的老头儿究竟是什么想法,毕竟他另外一个弟子色诺芬描叙了一个不同的苏格拉底。罗素似乎最开始是一个年轻而且前途无可限量的数学家,然后成为一个哲学家,写了一部《西方哲学史》,而正是这部哲学史让人诟病,文笔太好,把枯燥的哲学史写成了故事,起伏跌宕的情节,让人不知觉地认为在读小说,而不是探讨西方哲学历史。从这个角度而言,他们两个找到了交集,从我们的视角看过去,这两个老头儿都是十分有趣的,他们善于思想,同时更擅长的是混淆思想。

苏格拉底宣称他一无所知,我欣赏这种态度,人是无知的,智慧只是一种掩饰,对抗时间的斗争,个体无法胜利。对这个老头儿我是敬佩的,读过柏拉图的《裴多篇》,苏格拉底被迫饮鸩处死的故事,我欣赏那一种用智慧藐视死亡的态度,纯粹的态度:一无所知。个体只是一个过程,永远无法站上生命的制高点,所谓的智慧,乃至哲学本身,只是空中楼阁,因为生命本身是无法承载这个沉重的瞭望台,所以无论如何上升,人都无法概括自己,是什么?来自何方?将往何处?但人不得不构筑这个沉重的空中楼阁,因为上升是一种态度,与生俱来本能的需求。苏格拉底临终前那篇对话如果是真实的,那么我承认他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哲学家,虽然没有留下一字著作,但那种态度代表了无限的智慧。

罗素拥有很多哲学家一样的特点,长寿,例如老康德和哥尼斯堡的时钟,苏格拉底饮鸩而亡的时候年届七十,也是长寿的。罗素在现代哲学史上的地位是模糊的,年轻时代还曾有些自己的作品,后来成为一名百科全书式的思想家和史学家,作为一个史学家应该是严谨的呆板的,但罗素优美的文笔下,哲学家们人物形象活灵活现,非常有吸引力,至于是否严谨另当别论。拥有良好文学素养对哲学写作而言是一把双刃剑,有可能文艺性掩盖思想性,于是作品就不能算得上名副其实,至少普通读者是分辨不出来差异的。从这个角度而言,罗素的思想并不是独立的,而是隐藏在他笔下的哲学家中,可以说,他重构了柏拉图笔下的苏格拉底和其它很多哲学家,注入了他自己的思想,他和苏格拉底一样,混淆了思想的界限。

人总是一步步重构中澄清和迷失自己,甚至角色互换,我正是沿着这条路在前行。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