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笔记:非此即彼

克尔凯郭尔,存在主义的先驱,丹麦人,如果再加一点,那就是稍稍神经质。

与其说克尔凯郭尔是哲学家还不如把他归类到心理小说家类型里,阅读《非此即彼》的时候大约是那年从青海湖回来后的九月,图书馆的哲学书架找到这本书,却发现似乎是一部小说,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痴》类似,比较拗口。现在已经不太记起这本书里的故事,例如那些曲曲折折的充斥心理描叙的爱情故事。但对他这位丹麦的哲学家,我维持了一种尊敬,一个旁观者的故事,描叙人类存在的窘境。

存在主义似乎一直在正统与荒诞之间徘徊,从中世纪的黑暗泥沼中走出,德国古典哲学和英国实用主义哲学开始了对人类的反思,休漠,康德,黑格尔推动了哲学思辩对存在的反思,这些反思一直小心翼翼地维持在正统体系的范围内。随着工业革命和科学技术在十九世纪突飞猛进的发展,人类的窘境逐渐凸显出来,作为上帝的宠物,同时也是上帝本身的创造者,人类在试图推翻上帝和巩固上帝信仰之间摇摆,不能自己。

克尔凯郭尔,陀思妥耶夫斯基,尼采正是那个时代这群人的典型代表,他们用各种文体阐述着他们所发现的源于自身的人类窘境。上帝在日益发展的科学技术面前已经失去了存在的空间,但漫长的中世纪精神垄断形成的图腾还在广大的民众那里占有市场,康德小心翼翼地打开一扇怀疑的窗,把质疑隐藏在二律背反下面,但还是坚持着基督教神学的体系。克尔凯郭尔曾是德国古典哲学的仰慕者,现在他发现其中的荒诞,存在主义。

非此即彼,对二律背反妥协的绝望和反动。康德的二律背反深刻地影响了欧洲大陆的思想界,那是人类思想的窘境,如果上帝依然主宰思想,就有一座坚实的基石。但科学技术的发展和对上帝的眷恋越来越对立,那么就成为自相矛盾的二律背反的问题。克尔凯郭尔的非此即彼用小说体来阐述了这个问题,他是一个宿命者,曾是对神性有执着的信念,当他活过了34岁,从虔信到彻底决裂,他倒向存在主义,逃避或者坦然的态度。

克尔凯郭尔,我并不能写太多,因为存在即是一场窘境,疲惫和慵懒。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