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随感:哲学家画像

有两种事物,你越是思索就越有意义,一种是内心的道德法则,一种是头顶的星空。

伊曼努尔.康德,或许是有史以来最正统的哲学家,来自哥尼斯堡的德国人,古板而睿智。哲学家里他是我读过了却又一无所知的一位,和同样来自德国的黑格尔,海德格尔类似。大约德国人的哲学都是比较晦涩难懂的(尼采,叔本华除外),所以我现在写他,和赫赫有名的"三大批判"无关,不谈他的先验,物自体和表象,时空,范畴,超验演绎等等这些当年让我脑袋一塌糊涂的哲学概念,只谈谈如何是我内心中正统的哲学家。

哥尼斯堡有条哲学家小径,据说是康德每天下午三点半准时散步,风雨无阻,哥尼斯堡的居民一看到康德出现,就纷纷对表,精准到如此地步,德国人严谨古板的学术精神跃然纸上。他是哥尼斯堡大学的教授,曾经属于德国的东普鲁士,现属俄罗斯。那时代的德国还没有统一,境内公国林立,作为德国古典哲学的巅峰人物,康德几乎没有出过哥尼斯堡,但他的思想无疑是阔大和深邃的,这和他那个思想狂飙时代的潮流是一致的,他唯一一次未准时散步是因为阅读卢梭的《爱弥尔》,注意力过于集中而忘记。

他有着哲学家特有的长寿特征,在平均寿命不足四十的十八世纪,他活到八十岁。他没有像后来拿他当靶子的尼采那样少年得志,十六岁进入大学,二十四岁毕业,作为家庭教师和大学讲师度过了他的中年时期,平平淡淡,直到四十六岁才获得逻辑学与形而上学教授一职,而尼采二十四岁获得巴塞尔大学语言学教授的职位。他们相似的地方是都没有结婚,这也是哲学家的一个特征,思想似乎与女人绝缘,例如苏格拉底和他泼辣老婆的轶事,另外到目前为止,我们确实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女性哲学家。

就是在哥尼斯堡这样的小环境里,生活,教授知识和写作,直到出世,处处体现出一个老德国鬼子的作派。以至于后来的传记作家都无话可说,因为每天的作息时间雷打不动,没有花边消息,没有艳遇,唯一的轶事大约是他遭遇心动的对象,在反复论证结婚的哲学合理性的时候,伊人已去,无踪可觅。他同时又是一个天文学家,提出了星云假说,这在今天已经成为天文学星系起源的正统理论,而他那个时代可供观察星空的望远镜何其简陋,却可以提出这样的理论,毫无疑问,思想是相通的。

哲学家们无疑是热衷于相互攻击的,例如伊壁鸩鲁曾经轻蔑地称脑昔芬尼为"软体动物",尽管他曾经向他学习过关于德谟克利特的原子理论。又如尼采把苏格拉底当成靶子,专门写了一本书来论证苏格拉底这个老滑头的"一无所知"是无耻的,有悖于哲学家的名号的。康德临死的时候,费希特,黑格尔等新锐已经取代了他在德国古典哲学上的地位,康德封笔之作就是对费希特的评论:不值一钱。后来更喜欢攻击哲学家,并且更狂妄的尼采更是把他们一起绑在靶子上大肆伐鞑。

从老康德的影子里可以发现即使深居简出,一样可以学识渊博,只要眼神对准的是浩瀚的星空,同时内心的道德法则去衡量这个世界。当然我们也可以给哲学家画个像,一群老不死,呆板晦涩的老头儿热衷相互打口水战,其实啥正经结论也没有得出的好玩的思想深邃的“废物”。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