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雾里人生

离开时杭州下着小雨,城市笼罩在烟雨之中,灰濛濛的色调,让人压抑

睡过了白昼和黑夜,再醒来就是离开的时候,没能去西湖看一场江南的雨水。没有时间或者其它理由,人老去了,结果比过程更重要,借口也就堂而皇之,无论是去或者不去,都成为一个问题。心情有些抑郁,气温还没有完全回暖的时候,在潮湿的午后穿过城市,一切显得是如此地晦暗,洗不干净的尘世。干燥的灵魂上升,潮湿的灵魂下坠,上升或者下坠,对我这被热衷流浪的灵魂没有意义。

卡夫卡说不想融入尘世因为没有朋友了解他,因此两次退婚,作品在身后被所谓的朋友肆意地曲解,此时他是无法阻止的。活着的时候他写了很多故事,试图有人能突破隐喻抵达城堡的本身,不过弄丢了城堡的钥匙,回不去那个结构复杂,其实从未锁住大门的城堡。没有人去推开那扇门,时间已过,城堡成为象征,在每个人心中幻化自己的印象,不再属于K.和他筋疲力竭的试图,从没有人理解过另外一个人。

人生而自由,政治家们热烈地鼓噪这一点,文学家们看到的是另一面,人生而孤独,至于哲学家,他们都是旁观汉,把自由和孤独对立统一起来,于是人生就是一场没有幕间休息的正剧,悲喜交加,悲欢离合,不由自主。无论喜欢或者厌恶,此刻在这潮湿的雨水下,我能做到的只是旁观。无论灵魂的上升还是下坠,过去了,上溯就得抛弃道德甚至文明的因素,把石头还给石头那么简单。

此刻的江南笼罩在一场大雾中,海德格尔说人生是一条林中路,或者更精确地说是一条雾中路,懵懵懂懂前行,大雾散去,一切呈现,只是无法从头再来。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One thought on “走路的鱼:雾里人生

  1. 真的! 沒有人能夠真正了解另一個人,我們所想像(了解) 的自己,跟別人眼中(了解) 的自己可能是不一樣的。 反之亦然,我們也不是真正了解身邊的人,無論是家人、朋友、或是同事。
    要了解自己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呢! ^^

    Like

Leave a Reply to Lady Oscar Cancel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