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陌名的秋

你在寻找一个能触摸的秋天,阳光和风都恬静的秋天,走在一条栽满法桐的街道,仿佛很多年前。只是你已经老去,老去是在某一个瞬间,不再梦想某种确切的未来的时候,那么就已经老去得不可挽回。

我走在一条说不上陌生的街道,在并不陌生的时间。午后醒来的时候,彻骨的孤独攥住神经,仿佛很多年前的那种感觉,空无的村庄中无以依存的感觉。你在安静地打量一只酣睡的猫,院子里几只蝴蝶在风中晃动,鸟群在树丛中唱歌。可是没有人,没有人曾经走进那片世界,一只公鸡左右着这个世界,它把时间注入了神经。冲击性的啼鸣塞进你耳膜的时候开始战栗,恐慌,甚至抓狂。你惊醒那只酣睡的猫,折断一根树枝,自言自语,或者放声歌唱,不原意屈从于孤独而试图把时间排遣出神经。这一切都是无谓的,时间如一颗钉子锲进思维,挣脱不了,仿佛那些在池塘休憩的水牛,永远摆脱不了牛虻的叮咬。你同样也不能摆脱时间这位美丽而歹毒的女主人的压迫,直到完全屈从于它跋扈的安排,躺在某块湿润的泥土中,它才对你失去兴趣,去追逐另外的猎物。

醒来的时候,我睁开眼睛打量熟悉的房间,突然感觉陌生起来,或许是因为从来没有在此刻的这个房间醒来,并且拥有无尽的闲暇,可以用解剖的眼光来审视这个房间。黄色木纹的桌子和衣橱,深红色的椅子,被打开的门和窗子,阳台和从这个视界只露出一点的天空。一切都是如此陌生,以致于开始惊异于自己竟然在这陌生的地方躺了如此之久。然后神智逐渐开始回复,熟悉的感觉回到了神经,确然又回到自己的房间。试图爬起来,似乎身体还没有积聚足够的气力,推不开秋天温暖睡神温柔的怀抱。试图拥住被子继续睡下去,却被那种还未全然消退的陌生感所阻吓,骤然清醒过来。

我确然走在一条陌生的街道上,因为这是一条从没有走过的街道,秋天干燥的空气里法国梧桐树叶上覆满扬尘,来来去去的陌生人在我身边来来往往,视若不见。正如那座村庄里发生的一切,没有人会停留在我的村庄:一只鹅在午后的禾场上踱步,天空是某种安静的蓝,风轻轻地掠过树梢,发出沙沙的声音,一口湿漉漉的活塞水井在阳光下绽放出她优雅的光芒,茫然的眼神又在搜罗一些什么呢?我路过一些店铺,在某扇玻璃门前窥见自己陌生的面容,一个从未记住任何人的脑袋里,没有人不是陌生人。

并不想如此地走下去,这种娴静的氛围让人惬意却也让人惶恐,在那恬静的气流和温和的阳光下总是会在幸福的同时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烦躁,仿佛看到河里一条水蛇激起的那种让人无法言语的难受感觉。点燃一支烟,笨拙地吸上一口,然后朝前方狠狠地吐出,仿佛这样可以把自己从内部的烦躁中逐出,把内脏,血管,骨头和肌肉安置在空气中组成另外一个自我,原来那副皮囊里便只剩下空虚和烦躁。这样闭上干燥的嘴唇,便能把自己隔绝于那种烦躁和绝望,重新回复到人群之中。

穿过街道,走在一条小巷中,阳光从背后袭来,长长的身影打在墙壁上,仿佛一个沉默的仆人,引导着我,走向陌名的未来。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2 thoughts on “闲言碎语:陌名的秋

    1. 午睡醒来最容易有这种感觉,睡眠是某种程度上的死亡,而醒来则是复生的第一步,孤独是本性,而终有一天,我们将长眠不醒。

      Liked by 1 pers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