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从岭南到江南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江南,天空没有云层,下面的村庄,道路,湖泊,河流,城市,山脉清晰可见。舷窗外的阳光有些耀眼,初醒来的神经不适合那样的氛围,拉上一半遮阳板,试图继续睡下去或者清醒过来,却无所适从。于是挺直了身体,看下面的湖泊,大概是太湖。湖泊中央有一条船,凝视很久,并不确定它在移动或者停滞,正如时间,即使我们了解,生命在时间的河流里流逝,很多时候我们却并不会感触到。

离开深圳,飞机爬升的时候,悄悄对这座让我深爱却注定不会驻留的城市挥挥手。转眼四年时间过去了,第一份工作,第一份爱情,最后是母亲过世。当我在岭南再也无法安静地睡那怕一个晚上的时候,或许离开是最好的解脱。无法摆脱母亲过世给我带来那种深深的缺憾感,正如每次到姐姐那里,她也无法摆脱那种感觉,她一次次地提到母亲。而我只能安慰她要好好活下去,尽管母亲走后我再没能安静睡上一个晚上。

早上五点二十起床,行旅很简单,因为东莞这座城市始终没有试图深入。坐在同学的电脑前听音乐,想起自己为那份爱情写下的《天堂围》一座注定不是天堂的村庄,一份注定也不会长久的爱情,突然想起或许还在北方的她和给她的承诺。无法给她想要的,就只能给她自由。想起那首天堂围中的诗行:一个女孩子深入我的心房,而我住在体外/在天堂围并不遥远的地方想念天堂。

吃过简单的早点,同学也起床了,正好点到了水木年华的《再见了最爱的人》,突然有些伤感,很少有朋友,尽管和身边的所有人都保持不错的关系,却似乎从来没有那种亲切感觉,即使亲人,也很难有一种深刻的眷恋感。听到那忧伤的旋律,突然昨天我们吃饭的时候谈到之间八年的点滴,或者那就是一种深刻的友谊,离开的时候伤感的心绪。外面是开始明亮的天空,想起老爹曾经写过:我会在巴黎写密歇根,在哈瓦那写巴黎。或者即使对这座城市生分,但在江南我也一定会写东莞,写这里的天空,人,夕阳和13路公共汽车。

飞机滑过深圳最后一寸跑道之后,看到了港口,船舶和岛屿,葱葱郁郁的植物覆盖的岛屿让人有种皈依感,这是这座让我深爱的城市最后的印象。多云的天气,爬升的飞机穿梭其中,湛蓝的天际在机翼下,然后有一种幻觉,仿佛我们头顶向下。想起《珍珠港》里的镜头,但狭小的机舱并不适合那种天堂般的幻想,我开始疲惫,开始憎恶那穿破舷窗的阳光,试图入睡。脑海里再没有一个人,想不起母亲,也想不起依然滞留在这座城市的姐姐,还有同学,同事,朋友,甚至没有自己。只试图入睡,安静的象一只猫,那只在宿舍附近的街心公园中时常见到的在人群中坦然睡觉的弯尾巴猫,可以有一块庸懒哈欠的空间。

看到湖泊,确定已经到了江南,然后确定自己已经离开岭南。飞机降落在无锡机场,然后继续一段漫长的旅程,然后继续…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2 thoughts on “在路上:从岭南到江南

    1. 十多年前选择从岭南到江南工作,换个地方重新开始,人生的改写似乎总是不经意的偶然,回顾的时候明白是必然。至于背后的抉择,言语并不能叙述的那么明白。

      Liked by 1 pers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