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随笔:苏格拉底之死

To lIve, it means to be sick of a long time!

作为一个没有任何著作传世的哲学家,如果没有柏拉图,他可能和那些前苏格拉底时期的思想家们一样被湮灭。例如巴门尼德,德谟克利特,只剩确切的名字和模糊的概念,以及真假难辨的轶事流传下来。同时正是柏拉图的著作,使后人分辨不清真实的苏格拉底,是柏拉图式,还是色诺芬式,甚至幼利披底式的。柏拉图把苏格拉底塑造成哲学史上的一尊雕像,犬儒派和斯多葛派顶礼膜拜的偶像,尤其是被判处死刑的《申辩篇》和临刑前的《裴多篇》,苏格拉底作为一个坚定的爱智慧者的形象被树立起来,生动而详实丰满。

基于逻辑思维的智慧作为对抗迷信的工具自苏格拉底时代开始系统化,并形成哲学的雏形。古典神话时代式微,在基督教兴起并最终勒杀西方思想光辉进入黑暗时代前,希腊人,不论伯里克利的雅典时代,亚历山大的马其顿时代,还是后来师从希腊,凯撒的罗马帝国时代,他们起到了传播智慧的作用,绵延没有断绝,典型就是柏拉图学园。柏拉图和亚里斯多德作为哲学史上的两大巨擎,柏拉图受教于苏格拉底,亚里斯多德求教于柏拉图,正是他们卷帙浩繁的著作开启了哲学,伦理学,甚至严格意义历史学的大幕。

苏格拉底说"德行是不可以教诲的",知识是一种资源,逻辑和辩证是智慧演绎的工具,但谁也不能扭转某是一个斯多葛信徒,德行是唯一的善。至于德行,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道德,尽管比较相近。但道德是社会的,约定俗成的,混杂着各种各样的偏见;德行是私人的,某种坚持,表现出来的甚至是偏执,乃至非法的形式。这种顽固源于苏格拉底在《申辩篇》的结语"死别的时辰到了,我们各走各路吧!我去死,而你们继续活。哪一个更好,唯有神才知道了"。

他选择以死亡的方式来坚持自己的正义,以此来反抗雅典法庭的不正义,正如在狱中拒绝逃离。他坚信站在正义的一面,对那些投票赞成死刑的人讲:如果你们用杀人的办法就可以防止别人谴责你们的罪恶,那么就错了,那是一种不可能也不荣誉的逃避方法,最容易最高贵的办法不是不让人说话,而是要改正你们自己。这席话是如此弥足珍贵,在任何一个不正义的时代,每一个遭受不公正待遇的人都可以在内心里坚持自己卑微而强大的信念:正义并不是源于权力的话语权,而是每一个人的良心,社会的公德,个体的德行。

重读《西方哲学史》,省略前苏格拉底部分,直接从他开始。他之于我的意义,犹如摩西之于埃及的犹太人,默汗默德之于沙漠里的阿拉伯人。不仅仅教诲哲学的意义,更重要的是"德行"的理念。正是凭借于这些,我找到个体和集体的平衡点,以及德行与道德的差异。在我们这个时代,或许所有的人类时代,公平正义永远是一场遥不可及的天方夜谭,但它却是内心可以坚持的唯一的"善"。在对抗私欲,律己的苦难和享受智慧带来的幸福中,它们是那样耀眼的明珠,值得倾其所有为之付出。

理想主义者的命运注定是悲剧的,正如苏格拉底之死。但也可以是幸福的,悲剧只是一个外在的标签,谁知晓你内心的幸福呢?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