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漂泊者的故乡

哪儿是漂泊者的故乡呢?或者只有记忆才是永恒的归宿。

新年之前的入夜,在外面吃饭,在听《橄榄树》的时候想起了三毛和阅读三毛的日子。餐厅外面是近乎凝固的街景,稀疏的人漫不经心地路过,想起她的稻草人和撒哈拉,一个漂泊者的故事。阅读三毛是偶然,偶然发现自己的英文名她的一样,然后好奇地读起她的故事。那是夏天考试结束后准备去青岛游玩之前的零碎时间,从《撒哈拉的故事》开始,喜欢上这样一个有着浓重漂泊情结的作家。

没有归宿是一种宿命,三毛曾有过荷西,命运注定她会失去,而且不会再开始。我们这类人都注定不会抛弃记忆,沉迷于记忆的Echo之中不可自拔,太执着于过去,正如三毛无法释怀于她的撒哈拉故事和荷西。她有一个永恒的归宿,却不会重新开始,当漂泊的心累了,无法承受那种无可归家的沮丧的时候,无法再在生活中复制那段时光的时候,唯有选择自行结束。

想到三毛,就会想起卡帕,那个摄影记者总是四处漫游,直到躺在一片香蕉树叶下。他在奥马哈海滩见证过,在巴黎旁观过,过不惯好莱坞的生活,需要西贡的香烟,纳粹的手枪,也曾在东京厮混,直到最后不再呼吸。他停不下来,离开欧洲大陆就没有归宿,掏出一枚硬币决定命运,漂泊者总是把一切都看得很轻,包括死亡,尽管他们描叙的生活很美,却总是抵达然后离开,义无反顾,因为他们只是在追逐一些永远也不可能复现的记忆。

在餐厅里喝咖啡,旁观街道人来人往,想起自己在豆瓣上的小组名“漂泊者的故乡”。当初根本没有感受,今夜突然想起来,正应了佛曰:一切皆有因缘。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2 thoughts on “闲言碎语:漂泊者的故乡

  1. 你對三毛和流浪的理解,詮釋了深刻的無奈。 濃烈的鄉愁與思念,如果不足以承擔生活上的沮喪,人類的出口遙遙。
    我的心也累了~ 但是我不願意複製時光,我寧願踏上另一條路。

    Liked by 1 person

    1. 爱就要深爱,无感的时候决然离开。最近读完她的小品文《我的宝贝》,写的是一些或远或近的生活点滴,字里行间透露出那种炽烈的热情,其实这些日子距离她最终离开,不过几年时间而已。
      正如卡尔维诺说过,作品一旦出版,就和作者没有什么关系,从而成为读者私有的故事。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都是按照自己的理解去解读作者的心思。
      时光不可复制,但是故事的回声一直在脑海回荡,所处的现在,是昨日不可断绝的延伸,你对生活依然充满了艺术的热情,一往直前。不过要么完成由热情向理性的转换,穿透尘世的同时,保持态度,要么会面对梵高那种处境。

      Liked by 1 pers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