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一首诗:生活在别处

那个英俊的少年走失夜里
明月和寒风的街道
马车和美人驰向陌路
倔强的少年他不言语
缄默的唇角约摸有一丝孤傲
他的眼神坚硬如一把玻璃刀
割破了夜色如同工匠手下分裂的玻璃
人影朦胧的夜里
他说:独自流浪到天涯

钱袋压垮了纤弱的肢体
魔鬼在股骨里狞笑
走遍了欧罗巴和法老的领土
金币,金币,他说,他笑和哭泣
那个少年再也不见香车和美女
醉倒的尼罗河和莱茵河淹没落寞神色
一脸疲倦的神色融入了混浊的太阳
米兰的商铺和阿姆斯特丹的运河上
他和孤僻的船队相依为命

他说,不再回去
生活是地狱的一季
上帝睡觉的时候,他苏醒着
睡着的时候,撒旦住进躯体
一瓶朗姆酒和古巴雪茄干涸浅蓝的血脉
马赛的港口,只有金币和眼色暗淡
“愿主给他安宁”,白大褂的屠夫肢解他的躯体
金币,金币,叮当,叮当从心脏里泄露

那夜,安静的塞纳河上
一膄醉了的小舟飘荡
凄清的夜色里,大海,大海
年迈的水手喝酒和醉语
花枝招展的女人迎合着上帝的临幸
叮当,叮当,一枚一枚金币在转手
只有一只乌鸦栖息河畔的枯枝
黑冷的眼睛把这夜晚包围
屠杀,屠杀,坚硬的眼色戳破头颅无数

他躺在陌生的故乡,不再歌唱
墓碑长满青苔和岁月,歌词却流散

发布者: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span>%d</span>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