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美是自由的呼吸

《美是自由的呼吸》是俄罗斯哲学家神学家别尔耶嘉夫的一本思想随笔,之前粗略读过,感觉过于接近神学,精神化,晦涩难懂,并没有读完。现在提起“美是自由的呼吸”的时候,和这本书毫无关联,只是借用这个短语来形容自己对美的认识。

抱有一种泛美的审美观,简而言之:“存在即是美”,也一直在理论和实践方面进行着自己的美学探究。由于只有“美”的生活才能带来幸福的感受,所以一直也在追逐这种源于生活的“美”的感受。但是只有这样一个原则,并没有建立实际的审美规则,所以只能是从感性上来进行审美。受内心情绪的影响十分明显,有时候也显得审美观并不是那么稳固,和即时的心绪有太大的关联,这也是需要在建立审美观必须要克服的问题。

倾向于西方美学观念,他们的美学从古希腊时期开始形成的时候就有一种自由的成分,和西方哲学一样,美学也是不断地进行反叛和革新,因此整个美学体系更大程度地突出个性,相对东方而言对于传统则不是那么的强调。反观东方美学,特别是中国美学,由于强大的思想传统所造就的审美传统导致了强大的审美偏见以及对这种偏见的顺从,东方美学更大的表现出实质上的玄虚和对形式的强调。这一点对于强调个性审美的我而言不可接受的。

对美学的探究一直是隐藏在哲学研究之下,更多的是抽象思想角度上的思索。试图建立比较详细和稳固的审美规则的时候而言,这样无异于隔靴搔痒。从开始阅读《西方美学史》开始,就试图在实践方面跟上审美思维。由于美术有着最直接的美的感受,所以一直也是试图从美术上进行美学实践。比较关注西方的绘画,尤其是十九世纪末西方形形色色的绘画流派。这其实和哲学偏好是一致的。

相对于德国的理论哲学和美学的发达,法国人更多的是在实践美学观念,这种实践表面上由于艺术的个性而显得十分混乱,实际上是极有条理的。从古典主义和现实主义的对立,到印象派的出现,至于后印象派,审美是不断地对绘画技法的地位进行削减,更加强调的是个性意识的成长。从这个角度而言,审美越来越倾向于对于一种更长度时间上总体美的体现,要求有更加深刻的美的内涵。而这种要求在绘画上的表现主要是对镜面写实的扬弃和对内心模糊记忆和感受地强调达到的,印象派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所有的审美都包含着人们对“真”的一种内在要求,可以这样说,美在某种程度上和“真”是等同的。由于绘画只能表现在某个时刻的“真”,因此必须尽可能根据人的思维逻辑对这种表现“即时状态”的扩张。古典绘画过于讲究“技法”的写实,这样导致了绘画所表现的思想内容的贫乏,因此在照相术高速发展的十九世纪末期,古典绘画逐渐走向了没落。同时对个性的极度追逐,同时也导致了现代绘画的分裂,对真实和小众的把握导致了众多非主流的流派,但从大纵深的审美角度而言,这种非主流实践实际上是对”真”的追逐在主流层面的细化。

经过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巴黎的绘画高潮之后,艺术,特别是美术就再也没有在日常生活中站到那样的高度,更多的是与生活融合。文化在很多层次都已经沦为物质的附庸。西方哲学对唯物主义的惧怕正是由于对这种可预见唯物主义后果的担心,但却正是资本主义思想完成了这种唯物主义对人类精神奴化的过程。美术在这个过程中同样更多地表现为唯物的现实主义,所谓个性更多的表现在分化的理想在现实层面上对生活的揣度与妥协而非强调思想的革命性。

相对于艺术强调独创性,审美更多地强调的是对艺术所包含思想的认同。一直断断续续也去美术馆看一些美术展,相对于中国绘画,更倾向于西方绘画艺术。中国画大多强调写意,而非写实,更多地表现在对传统精神的捍卫。所以对于中国画,由于我们之间有着相似的精神传统,因此对中国画的意境是比较容易体验。但正是由于这种正统精神的束缚,在一个根本不懂绘画技法的局外人眼里,中国绘画千人一面,这样就导致了我对之缺乏审美的需求,没办法达到精神愉悦的境地。

相对而言,西方油画一直有比较强烈的写实倾向,油画兴起的时代正好是文艺复兴时期。对神学的反抗和对理性和自由的追求都融入到这种写实风格之中。因此西方绘画相较于中国绘画而言,他们的写实更加强调的是个人精神而非主流精神的体验。正是这种绘画态度才导致了西方美术在十六世纪到十九世纪经历一个漫长的狂欢期。众多浓烈个性艺术珍品在即使不懂绘画技法的人眼里看来也能满足他所需要的审美要素。

总体而言,正是由于西方哲学泰始古希腊哲学对自由和理性精神的追求多造就西方人文独特的个性精神,因此即使经历过漫长的基督教神学统治之后,西方艺术依然以一种不可复制性的精神个性获得了相较于更注重传统精神的东方艺术的更大的审美优势。特别在当今世纪西方思想占据世界思想潮流的主导地位的情况下,更加强调个性的时代,对美感的个性追求或许用“美是自由的呼吸”来形容是相当适宜的。

发布者: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走路的鱼:美是自由的呼吸》有2个想法

  1. 我也是對歐洲的藝術作品共鳴許多。 中國的書法和畫作都是我小時候學過的,學了幾年,到了中學二年級就停止了。 對我寫字確實有影響,我學的是歐陽詢的字~ ^^

    但是當我看到歐洲的畫作,我總有歸鄉的感覺。 連音樂也是… 我對歐洲的樂器聲音感覺深刻,對中國樂器的聲音頂多是新鮮好奇的感覺。 真是有趣啊!

    1. 人有时有些莫名其妙,记得大学时看到一本欧洲近现代的画集,其中有一副霍贝玛的《井木林道》,简单的乡村风景,激发了无尽的想象,于是喜欢上西方绘画,随后尤其是热爱梵高,因此也阅读不少艺术史。至于书法,曾经在一些圈子结交一些朋友,有些朋友书法不错,但是我丝毫不懂其中的文韵,不知道是不是时间未到,毕竟这是个流变的世界。
      前两天做年度总结,去年在博客结识你是年度最大收获,毕竟我们在这个世界不是缺乏说话的人,而是缺乏能够聊一些触动内心话题的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