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三:村庄的日子

夕阳西下,或开始燃烧,女人在煮饭,孩子在游戏。生长在泥土地的孩子,听说有两座村庄,桥的这头是村庄,那头也是。周游世界是他的梦想,仰望星空曾经是­一个个美妙的童话,在记忆中如朵朵流星绽放,却会在以后的岁月中凋零,无影无踪。

夕阳燃尽天空的时候,他沉默无语,一整个宇宙开始沉默,等待饮食生活。那是三月时分,忧郁地看春天过来,染过那片田野和那只老狗,它在阳光的阴影下挪过一个又一个地­方,寻觅微薄的温暖,等待一顿晚餐。村庄之外是村庄,村庄之外是天涯,至于海,孩子从没有识见过。他曾经环游过他的村庄,与他的狗还有长矛,但海在遥远之后,对他依然是神秘而优雅­的。

午睡之后,他孤单地在后院观察一只猫,一只在树荫下度过她一辈子的老猫,时间从未在她的身体上留下痕迹,仿佛生来就是这副模样,睡梦中永远不会衰老下去。但­时间会把一种沧桑的感觉注入孩子的心田,彻骨的孤独,并且移徙于无故乡的族谱,找不到回家的路,一瞬间流落异乡,守望这个一个人的村庄,忧郁而幸福地看着她。

两座村庄之间有一条河,海在海的地方,据说河的末端还是河流,仿佛一条蛇咬住自己的尾巴。孩子有时候弄不懂这样一个圈,正如他不懂生死轮回。在青麦地的时­候,他曾拜偈那些坟墓,先祖和那些故去的人,他曾疑问:为什么他们在野外入睡也不会害怕?白天也不醒来,听他歌唱和述说,他的猫会这样在后园­度过一个又一个午后。

他明白一些东西的时候,就开始衰老,却还是那样的忧郁:两座村庄之间有一条河流,河流依然没有结尾,他却会想起在河畔牧牛的时候,夏天的河水漫在草甸里,有一个姐姐牵­着他,仿佛世界末日般的绝望。他会停留在那个黄昏,捧起那只鸟,却忘记飞翔是她们的本能,一松手,一整个世界就会坍塌,一无所有。

他认识村庄的很多人,却不认识村庄的大多数人。偶尔会在村庄里迷路,村庄有时也不会提醒他,任凭一个陌生人把他交还妈妈手中。从此他一次次地迷路,却永远­会在黑夜之前回到家中,不会错过哪怕一次夕阳沉没之前的晚饭。爸爸叼一支烟,妈妈会喂猪,他们都有自己的理想,没有人关注他的历险,仿佛他从未在他们周围消失。

他会垂头丧气捧起他的­饭碗,一只老狗一路觊觎,穿过漆黑的天井,让漫天繁星陪伴着他,不再孤独。他把米饭倒进肠胃只是为了让它们安静。他想今夜的月亮可能不圆,村庄会很幽静,他可以在朦胧的月光下继续作案。有时他也会想起一位少­女,年方十八和浓妆艳抹,他会寻思在阵亡的名单之前是否见过她?

他会有一种羞耻感,正好夜色掩盖了他发烫的脸,在夜色无边的暧昧中……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One thought on “一九八三:村庄的日子

  1. 能夠忍受沉默嗎? 是自己的沉默。 能夠忍受自己的沉默嗎?
    人生劇本裡若是鬆手放掉了「藍圖」,一份靜默,也不必有方向了~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