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蓝色自由,抑或死亡

从瓦莱里的“起风了,只有试着活下去一条路”到海子的“起风了,太阳的音乐,太阳的马”。一杯苦咖啡的怀抱中,起风了,这是太阳的国度,我们却必须谨小慎微地保持自己思想的纯正口味,没有人能妨碍我们的思想,但我们却只能思想。

起风了,瓦莱里在意大利的海滨墓地,面对正午空明的阳光,独自思索人生意义,那么海子呢?“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的土地上,他能像太阳的音乐,太阳的马那样自由地驰骋吗?海子死了,在太阳的音乐中,寻找自己的自由。中国始终缺乏一个文学上的脊梁骨,我们的故土情结,始终愿意“叶落归根”的,始终是“未知生,焉知死”的国度,始终缺乏一种思想上反抗的传统。

中国历史上充斥着一次次农民起义,都是生存的斗争,中国一直是一个大一统的国度,宗教始终是一种生活的调料,只是在我们不探讨死亡的时候,能够给予思想安宁的安慰剂。我们的祖先从没有为信仰战斗,“黄巾军”或者“白莲教”到最后的“义和团”都是在一种逃避死亡的威胁时,用战斗来麻醉自己的思想。

“未知生,焉知死”的中华民族保持着自己独有的那种天生的乐观,死亡在来临之前,我们可以生活,死亡来临之后,不用思想,所以可以安详。这是多么纯粹的面向生存的思想。但我们始终是面向死亡的生存,没有任何的疑问的死亡,我们在逃避中老去,没有坚强的信仰,只有强大的传统。

起风了,瓦莱里面向死亡的思索中,找到自己独立于死亡之外的生存,起风了,海子只能在太阳的音乐中,驾驭太阳的马,在幻想中了结自己的自由情结,诗人是自由思想的灵魂,海子是一个诗人,能够死亡,能够疯狂的都是诗人,叶赛宁,荷尔德林,尼采,布罗茨基还有其他,诗人是蓝色的,和生活的色调应该保持独立的距离。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2 thoughts on “走路的鱼:蓝色自由,抑或死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