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令人窒息的信仰

看过红色高棉的集中营,黑白镜头下令人窒息的讲解,感觉到是不属于人世间的事件。如果说纳粹屠杀犹太人还有那么些微的一点含蓄和遮遮掩掩。那么红色高棉屠杀他们所认为的不适宜或者说根本没有资格在他们建立的新社会中生存的人就是那么的赤裸裸,甚至没有一丝的隐瞒的打算——屠杀得如此理直气壮,让人脊背发凉,他们的信仰所造就的思维是多么的可怕。

看过红色高棉的大屠杀纪录片,想起了苏联的古拉格群岛,中国的夹边沟,当然还有今天朝鲜继续进行的他们所谓伟大的爱国主义镇压事业。历史是善忘的,国家社会主义的纳粹和当时共产主义的苏联是一个很好的对比。他们都是用一系列的政治教育给大众洗脑,然后利用这些已经没有正常思维能力的大众作为他们实施大屠杀的工具。只是希特勒为了转移国内视线所选择的目标是犹太人,富有,并且控制金融机构的犹太人,本来就有人怨,加上一点挑拨,自然就出现了那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斯大林则选择了广大苏联内部的公民,利用那些被政治教育洗脑之后的先进阶级进行赤裸裸的镇压。如果说犹太人还有点明白自己作为国家敌人的地位,很多有能力离开的犹太人都通过各种渠道离开了德国;那么苏联人就根本不了解自己的处境,完全让一些莫可名状的恐惧所包围,甚至有很多在内战期间逃离在外的苏联人还纷纷返回苏联,然后死在古拉格群岛,或者沉默如高尔基之流,看到那些悲惨的事件,泯灭了人性,谄媚阿谀地奉承斯大林和他自己的伟大苏联,难道不是更加可悲吗?

纪德访问莫斯科回去就写下了《访苏记行》,他原本是对共产主义苏联是极抱好感的,认为那是真实的乌托邦,但从苏联回来,马上就和莫斯科决裂了:那是一个憎恨所有其它制度的体制,极端地蔑视人性。这让我也想起卡帕的苏联之行,那是一个值得向往的国度吗?黑暗,阴冷和恐惧,灰沉沉的人脸上没有表情,仿佛一群机器人,他们竭力地避免与任何外国人有甚至眼神上的联系。同样访问苏联的罗曼·罗兰则选择了沉默,他把自己在苏联的日记尘封起来,不想违背自己的良心,但又不能毁灭他在这个世界的理想,只有选择沉默,把真实记录下来,却不透露,直到死后,我们才了解他当时在苏联目睹了什么。或者我们中国共产党那位曾经的党的总书记瞿秋白写下的《赤都心史》,他把自己的惶惑写进这样的书。他先是让共产党给开除,然后走向了国民党的刑场,或许这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为争权夺势的世人所不容、所适宜的生命结果,悲凉却是解脱。

一直认为,对于个人而言,多数人的暴政远远比少数人的暴政更加残酷。毕竟少数人的酷政针对的主要是肉体,内心仍然可以坚持自己的正义,毕竟在很大的程度上,人内心中的道德法则实际上是他周围一个集体所坚持的道德法则,一个少数派政府是没有能力泯灭这样的法则的。类似犹太人认为的那样,苦难只是上帝对犹太人不虔诚的惩罚,只要自己改过向善,上帝仍然会把犹太人作为上帝的选民的,可以说仍然是一种乐观的信仰;而多数人的暴政则同时针对精神和肉体,它甚至可以用洗脑的手段毁灭你自己内心的道德法则,所以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对你而言已经是毫无意义可言,死亡甚至成为一种解脱,中国文革中那些自杀身亡的人们用死亡证明了这一切。只是历史太善忘,巴金先生带着“文革博物馆”的设想走进了坟墓。我们在刻意的沉默中已经模糊了那段历史。仿佛那只是一个遥远的事件,与任何人无关,类似1938南京。

现在学术界又开始掀起一股“民国热”,研究1911-1949年之间38年的民国史。一段被刻意篡改的历史在逐渐呈现在我们面前。中国的历史向来都是胜者意志的体现,秦朝之前偶有几个仗义执言的史官,之后就只有一种统治者意志了。民国史可能是我们49后那几代中国人误解最严重的历史,我们从小被教育:中国共产党怎样从三座大山压迫下拯救中国;鲁迅如何的伟大,胡适又如何地反动;美帝国主义如何粗暴地干涉中国内政,侵犯中国的主权,造成中国的贫弱;朱自清如何地洁身自好,拒绝领取美国人的面粉,饿死在1948。或许我们当时只有一种青少年才有的民族主义偏执,忽视了很多遣词造句后面被刻意隐瞒的事实。后来再看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之间的22年的内战史,唯一的印象是蒋介石不够魄力,手段不够硬,不够狠,不够辣,太多旧军人在儒教道德影响下的中庸,所以败在有着偏执信仰的共产党手下。

最近看到一本书《十里店——一个中国村庄的革命》的推介,讲述一位英国记者在1948年解放区所亲身经历的土地改革运动,1959年在伦敦出版,最近在国内出版发行。中国的全部问题归根到底是吃饭问题,共产党当年深刻地体会到这一点,蒋介石到台湾之后也体会到这一点。那么1948的土地改革又是如何进行的呢?我没有读过这本书,只是看推介上面的一些大致描述:村子里四个地主(他们拥有的土地没有一个人超过100亩,属于那种小地主),被人拉到河滩上让人用乱石打死;中农把自己的几个儿子分别送往国民党统治区和共产党军队,用自己的属于中国人特有的智慧维持平衡;贫农习惯了听从别人的意见——他们从来没有过自我思维的能力,成为一群忠实执行所谓领导人意见的暴民 ;传达这种意见的人握有太大的权力,不受约束的权力(一种类似对神的信仰和对天使的感情,譬如雅各甚至要杀掉自己的儿子来取悦上帝),为所欲为。

我不知道中国的土地改革中和其后的历次政治风暴中有多少被乱石打死的地主和其他形形色色的反动人物,我只知道四川有人伪造了大地主刘文彩的私刑堂,作为政治宣传的手段。我不知道有多少右派死在夹竹沟,只知道那里尸骨累累,全是饿死的,其中包括傅仪的一个堂弟,他曾经写信给傅仪,要求求助,却让天真的傅仪认为是谎言——残酷的满清统治者那里知道新社会还有这种事情发生,那不是比封建社会里的流边更加残酷吗?他不知道得实在是太多了,满清十大酷刑在后来那些有着先进信仰的后来者面前只是小儿科。红色高棉甚至创造了将人头浸入粪桶的刑讯手段,而当年的国民党和日本人却只学会了将人倒立浸入冷水的酷刑,或者老虎凳一类的小儿科,能说明什么呢?或者只能说明他们思想觉悟不高,还坚持内心虽然微弱但仍然存在的资产阶级的“自由、平等、博爱”的口号。

一部《古拉格群岛》让索尔仁尼琴有家难归,他做了什么,只是把自己亲身体验和所收集的资料写了一部苏联的政治劳改集中营史。一个所谓先进的阶级甚至不敢向一个堕落,腐化,醉生梦死的阶级开放,它能称得上先进吗,难道社会的发展趋势是从高级走向低级阶段,我们从人逐渐退化成猿猴吗?正如朝鲜现在发生的一切:那儿的收音机只有几个波段,只能接收本国的收音节目,所以那里总是发生一些韩国人和国际人权组织的志愿者用气球携带收音机空袭朝鲜的事件;那里不允许私人拥有手机,中国的商人往往把自己的手机给朝鲜那边的雇员使用,利用中国境内的手机发射信号联络,而他们通信不时要更换地方,防止被捕;入境的时候相机和通讯设备要寄存,不允许随便和朝鲜人谈话;那里的领导人拥有宝马奔驰,私人电影院和最新的好莱坞大片,宽阔的大街上,只有行人面带饥色,没有车流,那里让美国禁运限制的是奢侈品和军用物质,包括DVD,iPOD播放器等等,而不是石油或者粮食这种战略物质;那里国际粮农组织无偿援助朝鲜大米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这些粮食要求国际粮农组织自己发放,优先供给妇女儿童,却不能得到满足,并且被驱逐出境,他们宁愿自己下面的人饿死,也不愿意那些饥饿的人了解国际社会其实关心他们,而不是想颠覆他们的政权,从而夺取他们的矿物,把他们变为奴隶。与此同时,当年红色高棉第二号人物乔森潘的自传日前刚刚出版,他在书中为红色高棉前最高领导人波尔布特进行辩护。他称波尔布特是一位主张社会正义、维护柬埔寨不受外国影响的爱国者。并否认红色高棉推行饥饿政策,也没有下令实施大屠杀。当你看到这些话语和那些那些尸骨累累的万人坑,你能说什么呢?

这个世界,不可能没有罪恶,但我们内心有自己的道德法则,能够不断地平衡。而他们这些信仰不光要镇压肉体,还要进行思想洗脑,让我们彻彻底底地成为一群和平环境下的良民,特殊环境下的暴民,成为一个集体思想的实践者,完全泯灭自己作为独立个体的思维,懵懵懂懂地过没有思想只有命令——绝对是真理的命令的生活。想起那些在两伊战争中为信仰而战死的青少年的迎着伊拉克子弹冲上去,高喊“真主万岁”的孩子们,他们难道不知道对面的伊拉克也是什叶派穆斯林占大多数的国家吗?射穿他们躯体的子弹来自在同样的清真寺礼拜同样的先知的人吗?他们和敌人甚至可能是亲戚,却依然积极响应宗教头人的号召,高喊“真主万岁”盲目地冲上去,不是很奇怪吗?

有时候不是上帝太坏,而是天使太阴险,一种信仰必须要有兼容并包海纳百川的胸怀才有资格称得上伟大的信仰,可惜大多数时候,人们太盲目以为,真理就是真理,翻来覆去之后仍然是真理,根本不在乎谁在那儿解读,结果制造了一个又一个令人窒息的信仰和这种信仰下冤死的无数亡魂。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2 thoughts on “走路的鱼:令人窒息的信仰

    1. 我没读过哈金,不过最近在重读王小波,他们应该是一类作家,在那个以逻辑的名义反逻辑的年代,回头看起来是那么荒谬,身在其中的人呢?恐惧,还是癫狂?

      Liked by 2 peopl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