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岸笔录:令人窒息的信仰

一直认为,对于个人而言,多数人的暴政远远比少数人的暴政更加残酷。毕竟少数人的酷政针对的主要是肉体,内心仍然可以坚持自己的正义,毕竟在很大的程度上,人内心中的道德法则实际上是他周围一个集体所坚持的道德法则,一个少数派政府是没有能力泯灭这样的法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