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降落在中国北方的雪

在这座荒芜的城市转眼间已经度过了三年时间,还是不肯适应这里的气氛,特别是冬天,温暖的空气总让性情处于一种烦躁的境地,不可抑制。突然想看雪,冬至之后的阳光仍然可以让躯体把众多的城池裸露在外,空气也是一如既往的温和,甚至没有风,没有任何可以骚扰内心宁静的涡流。每一天都在碌碌营生,并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潜逃异乡,做另外一个陌生人,让一种流浪的感觉包围自己,从而用路过的态度行走下去。

冬至之后,读到杜拉丝,写《中国北方的情人》的那个法国女人,喜欢里面她那煽情的词汇和语句,特别有表达力度,似刀,似投标,直接穿透心房,痛并快乐地生活的感觉。看到关于她的一些评论性的文字,在她那里,看到了“中国北方”这个词汇,突然有一种冲动,去北方看一场久违的雪降,过一段所谓漂泊流浪的异乡夜晚的降雪生活。

在冬天,有两件事可以把我从冗长的冬眠中唤醒,一是雪降在冷寂的夜晚,二是让人无法安睡的牙痛。在这座荒凉的城中,一直让断断续续的牙痛折磨着,维持一种抓狂似的清醒,从而在诅咒世界的同时得到一些想要的属于冬天的东西。但即使自己明白,在这座荒芜的城堡中,即使不诚心诚意地皈依物质的信仰,至少要做她表面上的信徒,对她顶礼膜拜,因为财产是自由的守护神,精神颓靡的时候尤为如此。所以在大多数时候,必须维持自己谨小慎微的心境,用一种卑微的态度来度过每一天的生活,不让自己出现任何的意外。因此,也就必须在大多数时候都维持一种睡眠的状态,让一些社会教诲我们的本能代替自己来生活——清醒甚至并不是一个善意的词汇。

想到了北方,想到了降雪,并且决定在旧年结束的时候,让自己暂时,那怕是一小会儿处于一种流浪和异乡的境地也好,毕竟,过去的一年实在是太沉重了,过去的时候,实在想不出任何亮色的词汇来形容这段迷茫和沉沦的生活。当时间即将又开始新一次四季轮回的时候,已经无法继续自己谨小慎微的本能,在这一年即将过去的时候,需要的只是一个适宜的景遇,把这一切都悄无声息地埋葬。类似一场在寂寥的夜晚,无声无息降落在中国北方土地上的大雪,掩盖着老去的一切的那样,深厚无疆。

决定去北方了,在新年到来之前,离开这座让自己又爱又恨的城市,在一个陌生的甚至没有边际的地点悄然聆听来自新年的钟声。离开这里的逐渐地老化的生活,熟悉的人群,熟悉的每一天的际遇,熟悉的夜晚降临,这些都把一些机械化的观念注入自己的本能之中,让我安然地沉睡在这种暧昧的冬天气氛之中,而现在,决定离开一小会儿,在彼岸看看自己在这里的生活,漫长无边。

冬至是一串钟声,卡帕在西班牙听到的那些,为谁敲响的呢?冬至的那一天发生的一些事情让自己明白,其实无论是何时、何地,你都是无法逃脱一场生活的追捕的,我永远都是一个囚徒,即使并没有一场名正言顺的审判针对,也从来没有一张证言确凿的判决书呈现面前。但那并不表示我就是自由的,其实所有的一切,周遭的一切都像一个丧心病狂的屠夫,随时都可能冲上来,把我撕成碎片,因此就像卡帕一样,越来越强烈地意识到,自己只有很短暂的一生好过,绝对不能顺从于一套不能逗自己开心的标准而荒废人生。

一种温和的可以蒙上眼睛行走在众多温柔的屠夫中间的生活在持续,偶尔能够在一场蔓延不绝的牙痛中清醒过来,但也会迅速地再次睡眠,甚至在下一次苏醒时,忘记自己曾经醒来,毕竟那些被动的清醒只是让人了解自己的处境,却并不会有任何的改变,我仍然是那只在众多屠夫眼角余瞥中蒙眼生长的小猪,努力地试图忘记自己的战战兢兢,却总是无所适从。只有一种不屈服的精神在支撑着你,即使生为贱民,也算是有自己的卑微的理想,那么现在就准备满足自己这个卑微的愿望:在一个陌生的夜晚,某个陌生的村庄,预备一场中国北方式的雪降落,在我赤裸裸的心房上……

雪落无声,心静无言。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