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随感:盛开的桃花

想起他们,那些湮灭在岁月中无声无息的脸庞,若隐若现。

仿佛晦暗的天空中被遮蔽的星辰,那些麦地和太阳热烈的歌唱者,那些死神的志同道合者,生命在他们手中,并没有站在死亡的对面,而是紧紧地与死亡拥抱在一起。向日葵,桃花,麦地,水流和少女。他们为了收获一种凄凉的美,竭泽而渔,把自己推上生命的祭坛,用年轻的生命,献祭一场人世的悲歌。有时候,每一场死亡都无限地扩大生命的含义。法兰西南方省份的风暴天气和山海关宁谧的夕阳可以和谐地统一,仿佛一对孪生子或者一对天造地设的情侣。只是,偶尔你发现,一切的美都是残酷的,让人潸然泪下。

《盛开的桃花》,看到这幅画的时候,是在夜晚一个人的时分,桌子上冷掉的咖啡,翻开的画册,一切都宁静的时候,桃花盛开。CD中是钢琴曲《死刑台のメロディ》:一种死亡的旋律攫取了灵魂,这一刻,仿佛套上绞索,借以进入一次臆想的死亡。桃花盛开,眩目的色彩在油布上泼洒调和出的却是一种凄凉的气氛,阳光仿佛凝冻,桃花盛开,只要桃花仍在盛开,那么所有的人都会活着。死去的人会借助活着人的记忆继续盛开:不要以为死去的人死了/只要活着的人还活着/死去的人总还是活着,总还是活着。《盛开的桃花》是梵高纪念他死去的表兄的作品,一个即将死去的人一份悲伤的叙述,桃花盛开,用最活力的意象表达一种不可挽回但还是坚决盛开的态度。

盛开的桃花,想起了海子,同样悲凉叙述桃花的跟疯狂年轻人。聆听《死刑台のメロディ》的时候,沉湎于这样一种旋律中,那种短促急骤的节奏,如绞索将思想一步步地压缩,然后爆发。惨白的桃花,桃花,只见桃花,粉红的桃花,乡土的桃花,金黄的桃花,只要我们活着,桃花就会盛开,然后所有人也因此重新活着。海子和梵高,两个自戕的生命,一种同命运的传说,桃花,金色的桃花也逃不开惨白的死亡。正如海子和梵高,无论有多么强大的生命欲望,仿佛是一场宿命,海子的太阳,用尽他生命书写的生命,梵高的星空,孤独旷野寂寞绽放的星群。

桃花一旦盛开就再找不到出路,他们都归于自己充斥光线的悲剧色彩之中,他们拥抱光芒,他们被灼烧,依然冷如冰铁。缓缓的春天中,梵高金黄色的桃花有一张凄美的脸颜,春天的梵高只是见证了一场死亡,伸出他的手,用狂暴的技法进行绘画太阳色彩强暴的桃花却是一场死亡的象征。海子则在桃花盛开的日子自己成为一束桃花,自己跳起自己的精灵之舞。三月的桃花,金色的桃花,冰冷的桃花,只见桃花,凄美无边,三月底的桃花关于埋葬的记忆,麦地之子海子回到了麦地,沉默孤独的是三月里的太阳,太阳下是一株桃花,梵高的桃花。

有人死去了,但只要有人活着,那么所有人都会永远活下去。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2 thoughts on “阅读随感:盛开的桃花

    1. 孤独的处境,勃发的激情,短暂的生命如流星,留下无数极具渲染力的作品,很多诗人也是如此,在合适的时候,触动不同时代的心灵。
      主页下面那首诗就是写给梵高的,只要有人活着,那么所有人活着。这是看过他的一幅画《盛开的桃花》写的,在这个世界,径直活下去,越来越孤独,但是,每个人活着,并不只在有限的时间与空间。

      Liked by 1 pers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