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局外人

如果阳光很盛,请拜访我的睡梦,告知这一切。

我在努力入梦来避免尘世的一切,不适应人群的生活,希望有一个独立的空间,甚至是一口棺材。实际上我很快乐,一直肆无忌惮地笑着,谈论血缘关系,有一座村子,面朝太阳,春耕秋播。我会谈论政治,关心经济,是一个热血的青年,时刻提防在国家周围的事件。甚至在这座城,有一座大桥在修建,也了然于心。似乎我更倾向于一种群居生活: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一切是我们共同的!更实际的是,我确实需要一口棺材,制造一个世外桃源,做一个局外人,冷眼看人世的悲欢离合,不出声,也不挥臂。一口棺材,一个坚固的能够防止肉体脱逃的牢狱,在这里,那些所谓的关心,所谓的快乐在严刑拷打之下原形毕露。

我实际上什么也不关心,从这个世界到亲人朋友,甚至自己的肉体。我也从不快乐,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告别,尤其经历很多屈辱的事件之后。我积累,也挥霍,来到这个世界两手空空,走的时候也只携带一些蔽体的衣服,而且这些也都在火中归于尘土。实际上的生活,是我在竭力维持那种假象:这是我的宇宙,至少这是我的人类。或者更确切地涉及我的某某朋友。这一切确实是我们的,只要这样想,但棺材里的人却永远不在事件之内存在,我可以评论路人甲和路人乙,慷慨激昂。但这一切并不扰乱事件的发生发展,萨达姆是窝囊地死,朝鲜在做核武器,外甥还是不愿意正经的上课,爸爸妈妈也仍然为一些事件争吵。他们需要我的存在,我没有了他们也如丧家之犬。

这一切是真实的吗?或许更真实的是我本来就不是一种实在。作为一种彼岸的形而上的假想而存在,独立于任何的形而下的存在,统一于无法涉足的彼岸世界。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