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C,耗子会议,A&B

A在找工作,B在大街上游行,C吃完饭就睡觉,并且让家里横亘众多耗子的轨迹。

A遭遇B,他沉默,并且不试图有任何参与B活动的意愿。对他而言,B在进行一次拔河比赛,他恰巧不是裁判也不是观众。B兴奋并且自认为幸福,他邀请所有人,特别是A,一个沉默,一双呆板眼神,仿佛众多岁月沧桑记录在脸上的路人参加他的活动。他一向认为陌生人才能真正地了解他,只有陌生人之间才不会有任何的误解存在他们之间。

他试图邀请A,但距离太远,B只有大声叫喊,才能使A明白,但他不能这样做,因为C在睡觉,世界上全部的耗子精英在它的卧室召开代表大会,它们讨论一些盛大的议题,气氛热烈,但绝对不会打搅到C的睡眠,耗子是一种十分聪明的动物,它们追求一种和人类之间的和谐关系。即使在鼠疫时期,它们都竭力地维持一种和人类的平衡关系,他们都是十足的绅士,除去磨牙的夜晚,所以现在它们绝对不会打搅到C的睡眠。但B,哪怕轻声嘟囔一句话,C就会醒来,并且到临街的阳台上,把整张床和床上的耗子们一起扔到大街的游行队伍头顶上,最后连他自己也沉湎于这样一种刺激的睡眠方式,把自己从卧室中搬出,投掷到人群之中众多的头颅上,继续睡眠。

A继续走过,这个世界大部分已经和他决裂,甚至脚下的道路,仿佛一个多余的人,或者本来就不存在,只是大家为了不让彼此的视线之间插入对方的心脏,就让A继续活着,并且穿插任何一个彼此之间,A早已经厌倦这样的生活,他需要一个工作,仅仅一个借口,可以让他避开这个世界上众多彼此之间发射的毒箭。他总是迷路,总想逃避到没有人群的地方,却总是徒然。于是他加入B的行列,期望这是一份工作,不需要任何的薪酬,只是一种集体的状态,而不是总夹杂在彼此之间,一个纯粹多余的人。

A很快就笑逐颜开,并且和B痛快地攀谈,他们不讨论目的性,而只是舒适性,仿佛他们为家俱专卖店工作,恰好志同道合,他们讨论一张舒适的床,而且这张床正好是C专用的,C和他的耗子们正在寻找这样一张床,可以覆盖所有头顶的大床,像天空一样结实和虚无缥缈,可以安心地睡眠和召开一些代表大会。

现在A和B制造出这样的床,但C并不知道有这样一张床,他正在睡觉,并且不关心任何关于床的事件,当然也并不了解A和B的事情,毕竟他们只是一群人之中不起眼的一个或两个,他翻身用一种更加舒适的方式入睡,只是隐隐约约地听到他的耗子们会议中提到的关于A的轶事,耗子们决定撤退,它们用众多的梦境迷惑了C,让他以为再没有任何和现在一样舒适的床可以提供给他了。

A和B谈了很久,直到耗子们开完会议,回到五湖四海的地穴,C还在睡觉。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