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一首诗:百合花·鸟

香水百合
百合花,寻找一只鸟,那只白翅膀的鸟
河流穿过的白舞鞋,孤零零地
在这优雅的时刻中寂寞地绽放
满月时分,思念沉睡了
幻想出走,甚至不辞而别
如果一束花,在整个黎明的守望
都不能等来她的开放,那么
请你三缄其口,不让任何的采蜜人发觉起源
赶着成群的蜜蜂远涉河山,进入她的心房

一只鸟,在河流泛滥的时间
落日细雨,呢喃碧水,掠过你的心房
听那善舞的姑娘,年方十八
在精灵的合唱中焚毁了腰肢,从此衰老
如果作为一种与生俱来的疾病
老去总是让人诅咒着,却又让人礼赞
在不谈论一颗树和一寸天空疆界的时分
我是那沉默孤独的兵士
把米倒进沸水,把木头塞进火中
把自己送给旧日的情人,放弃征伐
放弃血脉,让自己干涸如冬天的河流

蓝色天空下的简洁河水,无头,无尾
没有起源,也不会延续
夜幕降临的时候,耕地织布的妈妈
在村头招呼野地里的少女们,野蛮的少女
你们,请携带我,如你们乌黑发辫上的紫蝴蝶
请带回我,如你们丰盛的婚礼嫁妆
走向那夜深的路,重新生育我的骨头和血
生育那断尾巴的琴弦,生育那遥远的歌
也生育我,仅仅残剩过白天的诗歌
用你们的白裙子兜起我,字迹模糊的花骨朵

夜里,听风吹在村庄,黑漆漆的村庄
根茎枝叶,一应俱全的宇宙一无所有
也请你们,携带它们伴我一起归家
如同迎娶一位归葬的王,如饮一杯空无的水
如你们在夜里想起的情人,四蹄俱失
战死在蓝色远方的湖泊
假如湖泊含盐
假如饮马的姑娘曾对你提起她走失的恋人
请握紧她的手,把我交还,如一束百合花
绽放在荒无鸟群的湖畔,孤寂地凋谢

请在野地里呼唤,如一束疯狂的百合花
曾有一只迷路的蜜蜂拜访
吻过她的乳房,生育无数的白翅膀的鸟儿
她们都有白色的翅,漫天飞舞
她们是曾经隐藏在诗歌里的火把和流星
她们都叫小林神,是我们下辈子的女儿
围着我们跳舞唱歌,宛如野地
无数的百合野蛮地绽放
头上无边的鸟群漫天而过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