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鱼:彼岸

走着,太阳升起来了,向东,孤独的身影铭刻在背后的岩石上,稀疏的树影和几株在微风里摇晃的狗尾草跳着属于它们的舞蹈。在这千万年地球的暴动中形成的峡谷边缘,秋天的早晨,孤独的行者终于来到这个峡谷,对面有雪峰,雪峰下是青青的草原,草原上遍布安详的羊群,羊群后是牧羊犬和牵着它们的牧羊人,一切都是传说中的景象。

已经跋涉了多久?没有人知道,脚印已经在季节的轮回中湮灭;经过了多少村庄?也没有印象,很多房子已经在时光的推移中坍塌,连带曾经居住其中的人们消失在尘埃之中;至于跨过多少河山?记忆里只剩下绵延不绝的模糊景象,群山连绵,河流蜿蜒,唯一清晰的是那个在心底炽烈绽放光芒的目标。

那是一个口耳相传的传说,很小的时候他相信传说是真实的,幻想有一天会抵达。慢慢长大之后,他想那不过是一个骗人的故事罢了,即使真的存在那么一个世外桃源,谁又能走过无数河山,跨过最后那道深不见底的峡谷?生命的活力慢慢地挥霍,他在一座座城市中浪荡,所有的激情化作乌有,所有的梦想彻底破灭,才想起那个梦想。

很久以前在失败的痛苦中蹉跎时,这个传说从记忆深处打动麻木的心房,他想,我还有最后一点力气,于是出发,往东追寻其中的真谛。无数的朝阳和黄昏轮回之后,他站在峡谷的边缘,对面的胜景如传说中那样铺展,不过很失望,因为脚下的峡谷不容越过,它太深了,深邃到视线的尽头,也太宽了,微薄的体力无法填平。

失望的喘息掩盖了峡谷里咆哮的激流,脑海里翻滚所有的过往,他突然顿悟,一切的艰难源于所见所闻,于是刺瞎自己的眼睛,凭着感觉,一步步走向彼岸……

Published by Echo Zhou

Life as poem, Death beyond water!

2 thoughts on “走路的鱼:彼岸

    1. 前几天翻出近二十年前刚进大学时的日记,摸爬滚打阶段的文字,不知道背后的故事,回头感觉有点寓言的味道,于是发上来了,人生很多重大的改变其实都是一个阶段慢慢地酝酿,例如现在我们都面临重大的抉择。

      Liked by 1 pers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